复活节
复活节

作者:ningville 提交日期:2012-4-9 13:33:00


再回去纽约,走过那条王子街,肯定会想起他。

*** ***
唐人街老餐厅

纽约画家司徒强每天到唐人街的「大三源」吃饭,点差不多的菜式,喝一杯咖啡,读一份《世界日报》。他走后,大三源的侍应每天在他常坐的位子,放一碟他常吃的饭,一杯咖啡,一份世界日报,连续放了七天。

人在异乡,思家的时候,先是肠胃发愁,跑去吃一顿家常的家乡菜,暂时喂饱了乡愁,日子才可以过下去。

身体最诚实,简简单单一碗白饭,吃到肚里的名字叫亲切。在唐人街餐厅,你能期待的不过是那点点乡情与人味。甚么美味佳肴,还是万般不及家乡好。

纽约的大三源,我也去得多。跟司徒强去,跟其他前辈去。一室的黄皮肤黑眼睛,间有洋人脸孔,都是中国朋友带来体会中国菜的,不见得在这里轻松自在,用上筷子时都小心翼翼,换着我们在西餐厅或也是这般模样。侍应才是重点,跟他说广东话如同在香港,剎那间曼克顿大街上的喧闹远在天外。我明白司徒强为何天天来,在这里根本不用张罗甚么,喝的茶吃的饭总是舒服妥贴。

司徒强可能打从开始就不打算洋化,除了艺术的功夫外,其他日常事务他倒是以不变为本份。没有了大三源,他的世界垮掉一半。他是纽约华人文化圈的核心人物,相识满天下,和夏志清、蔡国强等稔熟。大三源常是他和朋友聚餐之地,我们常笑说,以后这里要立个牌坊,纪念各方名士足迹。

我对唐人街餐厅本来没有特别感情,在海外只是偶尔光顾,有时也嫌它们的菜式粗糙骗人。像伦敦的「旺记」,之所以成为景点,竟因为侍应服务态度恶劣,而食物便宜且份量充足,甚受留学生欢迎。但时代不同了,中国菜不再是甚么神秘兮兮的东方料理,中国留学生不全是穷得只有胃,他们有钱,比英国同学更懂得挥霍。高级中菜餐厅已成时髦之地,像伦敦那家「客家山」,由香港移民经营,菜式不算出色,装修是高级西餐厅格局,侍应全是西人,洗手间也是五星级酒店装潢,中餐西吃攻陷了伦敦食客的心。这是唐人街老餐厅及不上的。

可是,可是,也只有唐人街那些老字号餐厅,才会在老主顾离开后,为他摆上一桌情义,送他一程。


(2011.9.21 《南方都市报》日常美学)
#日志日期:2012-4-9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格练习 Exercices de style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