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菡博客:两个人的车站
夏雨菡博客:两个人的车站
xiayuhan.blog.tianya.cn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之外,全部为原创。从即日起,没有书面授权许可,请勿以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和转载。 如有需要,请发信:xiayuhanyuhan@sina.com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785059 次
  • 今日访问:596次
  • 日志: 230篇
  • 评论: 2588 个
  • 留言: 191 个
  • 建站时间: 2005-5-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春天来了。

母亲的腊八粥
作者:夏雨菡 分类:随笔 提交日期:2013-1-20 0:11:00 正常| 访问量:57918
  旧文,怀念母亲。
  
  
         母亲的腊八粥
        
         夏雨菡
        
        
         “年”对于中国的家家户户都是一个最大的节日。不是有一句话吗:“再大也大不过年!”年前年后地忙活,这个年的跨度一个月还不止。我家的年,都从腊八那一天开始的。
        
         腊八粥是少不了的,母亲通常在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准备了。糯米洗净之后用清水浸泡,花生米、红豆、莲子、银耳也是早早就泡上的;还有洗净的葡萄干、红枣、鲜百合;然后开始剥栗子,核桃仁和松子,还有菱角。煮腊八粥要分层次,一锅烩是不好吃的。先煮红豆,花生米等干果;等红豆煮软要开花的时候,加入核桃仁,松子,菱角,和莲子,大火煮一阵;再加入银耳和红枣,煮的时间稍微长一些;银耳变软的时候,加入糯米、葡萄干、鲜百合。以前母亲还加一些玫瑰丝,但是后来很多厂家都不生产了,也就买不到了。腊八节这一天煮粥用的材料,是母亲花费很久很久的时间准备的。那时候商品没有这么丰富,葡萄干是父亲去新/疆出差的时候带回来的,红枣是亲戚每年寄来的,银耳和莲子是托人从上海买的,菱角来自微山湖。父亲的一位朋友,老家在微山湖边,每年他会收到老家寄来的一些菱角,我们家总是会得到10个。不管煮腊八粥的材料得来多么不容易,母亲还是会千方百计地收集和准备,就是为了腊八这一天为全家人煮粥。
        
         煮腊八粥用的时间很长,煮好需要两个小时以上。小时候,我家里用煤炉子,炭火总是很旺,母亲在一旁守着,用炉盖子遮挡火焰,控制火的大小。而且,不时的用大勺沿着一个方向搅粥。母亲说,这样煮出来的腊八粥才会好吃,加入的佐料,比如果仁、红枣、莲子等等的味道才会和糯米完全融合在一起,又粘稠又有味道,还不粘锅。快煮熟的时候,母亲会加几朵玫瑰。那时候我家里的玫瑰是我母亲自己种植、自己制作的。我家的院子里种着很多可食用玫瑰,就是花朵极小的那种玫瑰。后来搬家到楼房之后,不能再自己种植玫瑰了,母亲就买玫瑰使用。但是,也许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买来的玫瑰,不如母亲做的好。
        
         粥快要上桌的时候,母亲会用水果刻成简单的花,比如苹果就会刻成六角星,会用红萝卜雕一朵梅花,猕猴桃会切成薄薄的片,一个碗里加一片,就是一个点缀。还有一种没有包装的橘子杂瓣糖,每个碗里放一个。那时候,我觉得腊八粥特别的好吃。
        
         我们家的腊八粥是在晚餐的时候喝的,是那天最重要的一道主食,另外主菜里要有鱼,其实都是取得吉祥福寿绵长之意。我家的腊八粥除了家人每人一碗有余之外,母亲都会特意煮出来很多,给上门乞讨的乞丐准备着。那时候,我家住在楼房的顶层,楼下的门洞不封闭,也没有可视电话,乞丐可以挨家挨户地上门乞讨。母亲一直乐善好施,从不将乞丐拒之门外,而且一定会给热饭。乞丐在楼下的邻居处不是每回都有收获,所以往往直接上到顶层来敲我家的门。腊八这一天,常有乞丐来,母亲会把他们乞讨用的大缸子拿进来,盛得满满的端出去,还会拿些馒头和包子。母亲会说,过年了,天冷,早些回去吧。
        
         后来随着我慢慢长大,上门来要饭乞丐也越来越少了。但是母亲这一天还会多煮一些,会请一些家在外地的学生来一起吃饭。吃完饭,母亲会拿着保温饭盒出去,这是给常在路边的一个疯子准备的。那几年,在距离我家不远的一个暖气盖上,就是集中供暖的输送管道,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大的暖气盖,方便维护用的。在那个暖气盖上,晚上一直住着一个疯子,一个女疯子。春夏秋冬,她都在那里。平时晚上母亲出去散步都会带上两个馒头,馒头从中间切开,加一些妈妈自己做的咸菜,比如雪里蕻炒肉丝,榨菜丝。有时候家里蒸包子,母亲会装上六个包子。母亲每次都放在距离那个暖气盖不远的管道上。母亲离开几步之后,那个疯子就会过来拿着吃。有时候这个疯子会打人,但是她从没有打过我的母亲。母亲将腊八粥从保温饭盒里倒在一个大碗里,碗也是母亲准备的,以前母亲准备的是粗瓷大碗,特意给她买的。但是用不了两天就会被打掉。后来母亲就准备了一个绿色的大铁碗,用的时间稍微长一些,但是还会丢。但是腊八这一天母亲一定会准备一个新碗,倒上一大碗粥,还有几个包子。
        
         我的母亲离开我们快三年了,又是腊八。这一天我给家人熬腊八粥,尽管用的东西是一样的,但是怎么都没有母亲煮的味道。故乡,我也没有再回去过,害怕触景伤情。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给那个女疯子端一碗腊八粥?
        
        
         (写于2007年腊八节)
    
#日志日期:2013-1-20 星期日(Su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普鲁士蓝 评论日期:2013-1-20 10:28
  雨涵的腊八粥。我应该上门去讨一碗。
评论人:千里夫 评论日期:2013-1-21 15:17
  看了你这篇文字,不知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是“现在文化人越来越少了”。
  许久没你的消息了,祝好!
评论人:夏雨菡 评论日期:2013-1-22 15:09
  普鲁士蓝好:谢谢!欢迎。新年快乐!
  
  千里夫好:真是很久不见了。还好吧?祝好!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夏雨菡博客:两个人的车站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