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世上有绿萝

  

“于是我便又一次肯定了藏在心中的一个感觉:种花草的女人都是有心眼儿的女人。种花草是沉着不张扬的活儿。一切只在自己掌握。种花草不像养猫狗,只要你呵抚一下,便马上回报你欢天喜地的跳跃亲热。花草在本质上是冷静的生物。它不需要你时时刻刻看它守它浇它灌它摸它弄它,它只在稳定、持续、有效的照料之下,一步一步的,按着自己的原则和时钟生长……”

幸世上有绿萝

文:朱映晓

一心揭开名校受贿黑幕的美丽女记者菜菜子,走进曾是自己偶像的女校长的办公室,优雅的中年女校长正淡定的给窗台上的花草浇水(日剧《美女与野兽》)——此情此景,如此熟悉,是的,我最爱的美剧《尼基塔女郎》(旧版)里面也有这样的情形:年轻的女特工尼基塔走进她的女上司麦莲办公室——与尼基塔相比,麦莲是一个成熟到了冷血地步的老牌女特工;若非如此她也做不到上司——也经常是在安静的给她办公室的植物浇水。在环境残酷的特工组织里,到处冷冰冰,闪着金属寒光,所以这些绿色生命就显得非常突出。然而麦莲也只是下意识模仿她的上司而已——那也是个喜欢伺弄花草的女人。段数也更高。却已经退步抽身早,和一片真正的大花园为伴去了。

于是我便又一次肯定了藏在心中的一个感觉:种花草的女人都是有心眼儿的女人。种花草是沉着不张扬的活儿。一切只在自己掌握。种花草不像养猫狗,只要你呵抚一下,便马上回报你欢天喜地的跳跃亲热。花草在本质上是冷静的生物。它不需要你时时刻刻看它守它浇它灌它摸它弄它,它只在稳定、持续、有效的照料之下,一步一步的,按着自己的原则和时钟生长,并最终展扬。种得好花草的人也应该有着和它们一样的性格——人爱与自己相像的事物。

我还相信养花种草的人是有福气的人。小时候走在路上,看到那些盛开着花朵的阳台,就会觉得那后面是一个幸福的家庭——长时和稳定的生活与心情,是打理这些花草的必然条件。花开富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在这样的家庭中生长的孩子是幸福的,他们先天超出的那一截,缺失的人永远赶不上。有一个词叫“熏陶”。……

而我是从来没有种过花草的。我的家庭也没有。想想就心虚。许是有意或者无聊,两年前我突然成了一名疯狂的“花草爱好者”,成天在各园艺论坛串,跟着团花盆,团种子,团肥料,深更半夜的我还在辛勤的拌土。然而几个月之后花儿只开了一朵,其余都一盆盆死去——按说发黄是涝的,发枯是旱的,可不管我停止浇水还是赶紧浇水,都一点改善没有,我甚至连铜钱草、滴水观音这类大路货也没保住。我到底没有摆脱“栽花掉叶,养鱼翻肚”——我又给加一个横批:“不甜滑人”,也许将来可以用在我的坟墓上——这就是我的命运。

只有绿萝,这随随便便长着一堆最简单的叶子模样的绿色植物着实顽强——还活着。闲着也是闲着,我掐下一些枝,把空出来的盆都栽上。倒也活了。从此灰了心的我也不大管它们,实在看着太干巴了才浇个水,它们居然就一直长在那里。一眼往阳台看去,也是绿色一片。

我是为了成为一个有心眼儿的人,一个幸福的人,才开始学习栽种的。这结果实在让我自卑。不过因为还有这些绿萝存在,我大概可以勉强自我安慰:心眼儿和幸福并没有把我完全抛弃。“若世上无樱,也无春天逝去的伤感。”——若世上无绿萝,我一定自卑而死。幸世上有绿萝!

(附识:以前写的文章,因为我又想种花了,所以想起它来。我又想种花,因为我想我的婴儿每天从床上睁开眼,就能看到窗外阳台上的花……)



                                    本文所属博客:晓得。朱映晓的博客。http://zhuyingxiao.blog.tianya.cn

提交日期:2012-10-23 星期二(Tuesday)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