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玉

  “即使是在最失意困顿的日子,曾经的名伶顾传玠也拒绝复出,他宁愿去捣持蘑菇养殖,或做啤酒生意。……戏剧浸润了他全部的生命,就是说,那里有他最深的爱与痛,他不愿再碰触。”
  
  葬玉
  文:朱映晓
  
   多年以后,人们谈论合肥张家四姐妹的婚事,除了爱说三小姐兆和嫁给了大作家沈从文,也爱说大小姐元和嫁给了昆曲名家顾传玠,其实,当1939年4月元和在上海与顾传玠举行婚礼之时,诸多小报都是用“下嫁”一词来形容这位名门闺秀的出嫁的——戏子在当时仍属贱业,尽管此时顾氏已经改行数年。顾氏在当红之际告退舞台,放弃他最宝贵的天赋与热爱,不甘“下贱”显是原因之一,这一选择在某个方面也透露了他的敏感与脆弱,当然还有聪慧,有远见,早早看到了这一行前途渺茫(果然后来他的同门兄弟大部分都下场悲惨,至于昆曲的“再次复兴”,那还是太久太久以后的事,而他在1966年在台湾便过世了)。改行之后的顾氏尝试涉足过许多行业而几乎无一成功(而元和是否始终在默默支持丈夫,无悔无怨?),倒像是印证了一句老话: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元和——这个名字让我想起“红楼”里的元春,她们都是大家庭中尊贵的长女——在妹妹们的印象中一直有些神秘。小时候元和的早餐和午餐都是和奶奶一起单开的,奶奶在世的时候,谁也不能责骂她,奶奶去世之后,父母仍为她保留了这一特权。再后来母亲也去世了,父亲续娶了一位年轻的继母,张家姐妹和这位继母合不来(不得不说,继母原也是天下最难当的职业),元和先是外出读大学,毕业后又往外地教书,一离家就是近十年。其中在外地教书四年,她受到了那所学校的女校长凌海霞的特别照顾——多年前凌氏任教于元和父亲开办的学校时便非常喜爱这个模样气质都十分出众的女孩,很难形容她们的特别关系:凌氏没有结婚,也无意结婚,只想把生命献给教育(正是如林海音小说《城南旧事》里小英子最崇拜的“不结婚的女校长”,或者鲁迅大先生嘲讽过的,“寡妇主义教育家”的代表),但是她也很想拥有自己的感情生活——有一个女儿或是妹妹让她照顾,同时她还可以继承自己的事业。元和是凌校长看中的人(有一本传记甚至说凌校长“控制”了元和的生活),不过也许凌校长看错了人,元和并不想学她做一个“不结婚的女校长”,元和终于在29岁这年离开学校回到张家在苏州的宅子,专心学习昆曲,次年便在一次义演中结识了她生命中的另一半顾传玠——早在读书时她便是他的粉丝——她毫不在乎他的“戏子”身份(而且他还比她小两岁)、勇敢和他交往并最终嫁给了他。
   顾氏与元和于1949年5月离开大陆前往台湾——顾氏坚持这样做,一如他告别舞台一样决绝,他甚至“威胁”元和,如果她不和他一起走,他就一个人走——而在台湾,即使是在最失意困顿的日子,曾经的名伶顾传玠也拒绝“复出”,他宁愿去捣持蘑菇养殖,或做啤酒生意。这似乎很难理解,却又不难理解——元和说:“戏剧浸润了他全部的生命”,就是说,那里有他最深的爱与痛,他不愿再碰触(他演起戏来是那样的用心和投入,据说有一次他演完回到后台便吐出一口鲜血)。顾传玠去世之后,元和再次登台,在一次出演《长生殿·埋玉》——她扮演唐明皇,埋葬杨玉环——之后她忽有所悟:“我埋的不是杨玉环,而是顾传玠这块玉啊!”

                                    本文所属博客:晓得。朱映晓的博客。http://zhuyingxiao.blog.tianya.cn

提交日期:2012-12-3 星期一(Monday)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