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硕世家



博客日历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博客信息
博主:和硕世家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961937 次
  • 今日访问:63次
  • 日志: 19篇
  • 评论: 208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6-10-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和硕世家
用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用文字记录这个世界,用心感悟这个世界...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2008-6-29 星期日(Sunday) 晴

老孙——擦鞋匠

那一日我来到烟台。

烟台市位于胶东,在我看来是一个美丽的海边小城。蔚蓝的海面,一望无际,波浪轻轻拍打着生满了苔藓的岩石上,激起阵阵水花,灰白相间的海鸥在海面、岸边翩翩起舞;海边上的烟台山,尽管有着冬日里的萧条,可是高高耸立的灯塔却是愈发贲张;张裕葡萄酿酒公司的老厂区处处透漏着一种沧桑和弥久的神秘;沿着滨海大道上的那些老房子,据说是远东最早最大的领事馆区;新建的耸立于海边的高楼大厦,让人觉着小城又是一座年轻、充满活力的城市。

无意之间遇到了老孙。那一日,我去烟台的汽车站准备坐车去龙口,在候车厅的门口,突然发现自己的鞋子已经很脏了,于是就想去擦擦鞋子。老孙就在候车厅外的一角,双手隆在袖子里,孤单地坐在众多小贩们的中间。我走上前去,问了价钱,老孙说是两元一双。我说:成!老孙就急急忙忙的用手擦了擦他前面的凳子,指着让我坐下来。其实,我之所以坐下来,是因为我看到他身边一侧的鞋油盒,整整齐齐、分颜色、两个一摞儿地摆放着,分别是:黑色、棕色和白色,而且鞋油的品牌是“鸵鸟”——这是我自小就见我三叔一直使用的一个牌子。所以我也一直钟情于此。
......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8-06-29 23:29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4 | 浏览:100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1-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在沪上生活得久了,每每入秋以后,总是盼望着冷空气快点南下。因为每次冷空气的到来,都会一扫阴霾的万里长空,让天空重新出现它原有的湛蓝——尽管这也是一种打了折扣的湛蓝,可总比阴霾的样子看上去更让人心里觉着踏实和舒坦。

午饭后,感觉着明媚的阳光,让我总觉着屋子里再也坐不住了。说实在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户外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是想着走出这座楼房,都需要些勇气了。可是今天,我也终于想着实践一下那句:人在欲望的驱使下,胆子可以变得无限大。说来也是可笑,仅仅是为了能够晒晒太阳,居然用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胆大。

马路边上的长凳,尽管是在贪婪的吸收着阳光中的每一丝热量,可是屁股挨上去的时候,依旧冰凉透骨,这也在提醒着我时下的时令已是无时无处不在的冬天了。

太阳的光有着难以捉摸的力量,也有着让人入迷的魔力。抬眼望出去,灿灿的,可也是柔柔的。密密匝匝的披洒在所有的物什上,使得绿的愈发绿了,白的愈发白了,连运动着的东西看上去似乎也更有活力了。于是不免对四季的阳光做了一个比较:春天的阳光太过暧昧,杨柳依依的样子让人总觉着懒散;夏日里的阳光太过猛烈,火一般让......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11-22 15:34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2 | 浏览:71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1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我在健身器上尽我所能消耗着那些让我头疼的赘肉
猛一抬头,前面的电视画面上
出现了一个让我心灵震撼的镜头
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人
正逼迫着一只老虎要他穿过燃烧着的火圈
本性未去的老虎,不管是利诱,还是刑逼
始终没有屈服人类的号令
抽下去的皮鞭,没有抽服老虎
却是抽出了老虎本有的虎性——他终是反抗了
可是人类却使用诡计,用绳索套紧了他的脖颈
… …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迷茫了
我不知道我该怎样来评价我和我的同类——人类
更不知道我该怎样和我身边的同类相处
想想吧
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人性
善良的也罢,丑恶的也罢
使用在了所有的同类身上
这还不够
我......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03-01 11:10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2 | 浏览:63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8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十点钟了。拉开窗帘后,几天的好天气不见了,看到的是灰蒙蒙的天空;走到外面了,才发现湿气是特别的大,似乎有些用力一挤便可成滴的样子——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倘若准确,今天就可以看到零七年的第一场春雨了。

打好了洗脸水后,正要俯身去掬水,却是听到外面一阵的飒飒声;以为是骤然起风,所以没有理会,依旧俯身掬水上脸,等睁开了眼睛往外一看,发觉阳台的台阶上已经落满了密集的雨滴——说来就来,倒也爽快的紧么,我在心中偶一顿挫;再穿过玻璃窗往外望时,雨丝已经很密很密。说心里话,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也忘记了院子里是否有没有需要收拾进屋的物什,只是刹那间呆住了,怔怔地站在阳台上,站在洗脸盆的前面,手里握着尚未拧干的毛巾,脸上的水珠滑落了下来,犹如外面的雨滴一般点在了阳台的地面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轻轻柔柔的,都让人觉着有些寂寥,有些辗转。

从来都没有觉着是在刻意地等她的到来,从来也都没有静下心来安然地等她的到来;总觉着寒冷的日子里,她似乎距离自己还很是遥远,远的就如小的时候在正月里等待来年的春节一般;总觉着在数九寒天,应该是飘雪的日子,应该是棉衣棉袄裹身......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02-08 16:39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4 | 浏览:63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高中三年没有更换过一个同桌,他的名字我一直记得:王新领

我的这位同桌,可是一个老好人。在我的记忆中,我们一起学习、生活了三年,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红过脸,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它不是那种有富态的人,很是清瘦,肤色也黑,一看就知道是农民的儿子。我们不光是同桌,还是同一个寝室的,所以又是室友。

三年的相处,我一直都觉着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成绩平平(我现在明白了,不能够以成绩论人,可当时在老师的眼中,却是不得不如此的),相貌平平,才气也平平;他不喜爱读书,也不喜爱运动,唯一的喜好就是喜欢看别的同学下象棋;而且难能可贵的是,每盘棋他都会站在边上不声不响的直到看到别的同学下完,才会笑笑说:嗬嗬,棋妖(我们班里,当时有棋圣、棋妖和棋魔三大高手。当时我们都是住校生,中饭、晚饭时间或是周末经常下象棋)就是厉害!而不会如其他同学一般在边上指手画脚。

对了,还有一点,就是他特别喜欢去爬山(我们学校是在郊区的一座山的山脚下。那个时候,我记得,班上的男同学每天下午的课外时间总是喜欢去爬山,那座山从脚下都山顶,体力好的学生需要半个小时,稍微差些的要三刻钟的样子),而......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01-31 20:34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5 | 浏览:64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2 星期一(Monday) 多云

音乐嘎然而止,如银似水的月色却延长了那乐声终止时未尽的余音;周围的静寂,就连墙上那一只老钟的滴答声也显得那么稀稀拉拉,让远处车子的鸣叫侵入到了院子中。

我有点儿劳累的伸了伸自己的胳膊,抬了抬头,揉了揉酸涩的双眼,仍然坐在那里,望着又要亏了的月亮,心中开始翻滚……

月色依旧美丽而撩人,烛光依旧昏黄而飘忽,秋风依旧轻柔。可是我却成了一个孤单的人,一个在宁静中默默行进的孤独者。有个朋友问我:你感到孤单么?你有没有寂寞的感觉?我笑了笑,说,我很孤单,我也时常觉着寂寞难耐,可是我知道,往往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产生于孤独或是寂寞中;朋友笑呵呵地摇了摇头,说了句: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琐碎颓废,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关键的是千万不要在精神上颓废了。我不担心自己的现实生活中面临的种种颓废,就是有着一种强烈的感情,决不能够在精神上颓废,哪怕是一丁点儿都不可以。所以,我每天都会用心地学习一会儿英语,专心地读上那么一会儿书,也会实实在在地去做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譬如说联系一下客户,写写邮件,跟工厂进行一下必要的沟通,等等。只要能够工作,只要还......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01-22 22:24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3 | 浏览:59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1 星期日(Sunday) 多云

玉清(一)

那年的9月11日,是学校新生入学的日子。我记得自己是在十日的晚上到的长春,由于夜已深,而且孤身一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所以就没有去学校,而是住进了一家小的宾馆里。十一日的一早,我早早起床,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结了住宿费,就到了火车站的广场上——那里有学校迎接新生的车辆及人员。随后与其他的新生到了学校。

高我一届的一位师兄,帮我拿着行李,领我进了109室——这里就是我大学的宿舍。根据早已贴好在床位上的名字,我把行李等统统放在了床铺上面。放好后,师兄就开始告诉我各种注意事项,以及周边的生活设施,包括商店、市场及附近的交通,等等。之后,我连声谢着师兄,并送走了他。

期间,我一直注意到,斜对面床位上的那个大高个子,时不时地盯着我看上几眼;我呢,也就多注意了一下他:个子挺高,至少有一米八以上,皮肤挺白的,留着有点儿长的发型,脸盘倒是有点瘦削,眉毛褐黑,单眼皮,鼻梁不高不矮恰到好处,嘴巴似乎有点儿大。

回到床铺上,我半躺着,伸了个懒腰,心中琢磨着接下来的事情:先去给家中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然后报到交学费;接下来认识同学老师等;再......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01-21 22:14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2 | 浏览:59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靴子终是平安的到了英伦!

今天在MSN上看到她在线,就跟她打了招呼。
——“到了?”
——“嗯!”
——“平安就好。”
——“谢谢!”
——“这里真是太美了!等几天拍几张照片给你。”
——“好的。谢谢了!”

靴子是个理智的女性,对于任何事物,是相当的有主见。记忆中靴子唯一的不足是不拘小节而且有点儿大大咧咧的样子,但写的一手漂亮的好字,带着些许的男人味儿。

我和靴子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她的父亲与我父亲是乡镇木器厂的同事。我们除了小学一年级是在各自的村子里读的以外,从小学二年级一直到初中毕业,我们都是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有时候,我们还是同一个班级。高中的时候,她考入了县二中,我考入了县一中;她学文,我学理。高考的时候,她考入了北京的一所学校,我却去了东北的一所学校。大学毕业后,她留在了北京,我南下到了上海。02年的时候,她毅然辞去工作,去了日本——为了留学——最后拿到了日本富山一所大学的硕士学位(具体什么专业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是语言学一类的)。05年的4月份,靴子回到了北京,在一家日本企业驻京办事处负责大大小小......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7-01-18 19:41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3 | 浏览:58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场霏霏细雨过后,就是冬至了。

吃过中饭后,我一个人下了楼,离开了办公室,想着到外面晃晃,顺便思考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和生活——该好好的理理头绪了。

午后的阳光,依旧明媚,透过了斑驳的即将落幕的叶子投射在人们的身上,让人错误的觉着天气还是煦暖如春;可毕竟是冬至时节了,迎面吹来的风中裹夹了无尽的寒意,让人在享受着阳光的时候,也提醒着他们不要忘了这个时节是数九寒天来临之前的冬令了!

今天,我只是穿了一件衬衣,外面套了一件马甲;尽管阳光很好,可是穿的马甲有点儿大,无法裹住身体,风就顺势往里钻,就让我有了种冷冷的感觉——我不禁把双臂交叉抱在了胸前,以裹紧身子;也赶紧把衬衣的袖口给扣上了,免得着凉或是感冒。

喜欢这个地方。马路的两侧是粗粗大大、高高娑娑的法国梧桐,其树干粗壮而虬曲;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是清一色的建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欧式洋房,而且每座房子都掩映于翠翠绿绿的长满了花树的院子中;马路上也少于车辆,偶尔会奔驰过去几辆车子,尽管有着不小的声音,但并不是非常的噪杂。在不是冬天的日子里,法国梧桐枝繁叶茂,遮住了毒辣的阳光,让空气中处处含着绿......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6-12-30 14:46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3 | 浏览:57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21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在这个充满竞争的年代,物质的富有往往成为衡量一个人财富的标志性指标,但物质的富有也未必能让你享用一生,而真正能够受用终生的,是父母给予的、一生都享用不尽的财富。

如何做人,与一个人的品性有关。而一个人品性的形成,不能排除有遗传的因素,但大多是后天培养而成的,这其中有科学知识和社会知识积累的结果,但更重要的是受家庭的熏陶、父母的影响。我一直觉得父母给予我的财富,是我一生都享用不尽的。

从父母那里,我知道了勤劳与节俭。父母亲都是很普通的人,可能与普天下父母没什么两样,整天为了生计在不停地奔波,甘心情愿地为老人与子女付出,再苦再累也认为理所当然,感觉是自己的天职。由于勤劳,生活虽然不是很富有,但自然可以过的从容一些,不过,节俭也是他们一生的习惯,持家过日子,从来都是计划周全,不会随便浪费一分钱,特别是在他们自己身上。这些习惯也许与当时的环境与条件不无关系,但为了自己轻松而不照顾家庭的父母也不是没有,能够无私地为家庭付出,更重要的是需要无私的爱。

从父母那里,我学会了宽容与理解。说实话,在每一个人成长和生活的过程中,无论是什么样的环境,或多或少都会有这......

和硕世家 发表于 2006-12-21 22:15 | 正常 | 分类:生活之痒 | 评论: 3 | 浏览:59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生活之痒
页码:1/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