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逝山萌

海逝山萌
曾经以为经历过的悲欢,那样的悬崖年少,会有一生那么久
在那个时代里,我们一直感伤,感伤,感伤……
一旦我们无力感伤,青春嘎然而止
谁画出这天地,也画下我和你!!!
2012-2-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在笔者看来,这是五年一遇的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从法律文本来看,这也是公民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和义务。

......


竹林长啸 於 2012-02-23 21:12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2 | 浏览:48712 | 点击留言

201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2011年8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成了中国的一名房奴。而且,我正好撞在了房价的巅峰时刻。买了房,我工作两年积蓄的将近八万元没了,家里给我凑的六万元也都送给了别人。好日子就这样没了。生活突然进入了窘迫的状态。同事朋友都安慰我,别太有压力,还是熬吧,等熬过了这一两年,就熬出头了。

......


竹林长啸 於 2011-12-07 19:25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2 | 浏览:13652 | 点击留言

201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2011年8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成了中国的一名房奴。而且,我正好撞在了房价的巅峰时刻。买了房,我工作两年积蓄的将近八万元没了,家里给我凑的六万元也都送给了别人。好日子就这样没了。生活突然进入了窘迫的状态。同事朋友都安慰我,别太有压力,还是熬吧,等熬过了这一两年,就熬出头了。

......


竹林长啸 於 2011-12-07 19:25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0 | 浏览:9049 | 点击留言

201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2011年8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成了中国的一名房奴。而且,我正好撞在了房价的巅峰时刻。买了房,我工作两年积蓄的将近八万元没了,家里给我凑的六万元也都送给了别人。好日子就这样没了。生活突然进入了窘迫的状态。同事朋友都安慰我,别太有压力,还是熬吧,等熬过了这一两年,就熬出头了。

......


竹林长啸 於 2011-12-07 19:24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0 | 浏览:8783 | 点击留言

201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2011年8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成了中国的一名房奴。而且,我正好撞在了房价的巅峰时刻。买了房,我工作两年积蓄的将近八万元没了,家里给我凑的六万元也都送给了别人。好日子就这样没了。生活突然进入了窘迫的状态。同事朋友都安慰我,别太有压力,还是熬吧,等熬过了这一两年,就熬出头了。

......


竹林长啸 於 2011-12-07 19:24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0 | 浏览:8654 | 点击留言

201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2011年8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成了中国的一名房奴。而且,我正好撞在了房价的巅峰时刻。买了房,我工作两年积蓄的将近八万元没了,家里给我凑的六万元也都送给了别人。好日子就这样没了。生活突然进入了窘迫的状态。同事朋友都安慰我,别太有压力,还是熬吧,等熬过了这一两年,就熬出头了。

......


竹林长啸 於 2011-12-07 19:24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0 | 浏览:9044 | 点击留言

201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2011年8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成了中国的一名房奴。而且,我正好撞在了房价的巅峰时刻。买了房,我工作两年积蓄的将近八万元没了,家里给我凑的六万元也都送给了别人。好日子就这样没了。生活突然进入了窘迫的状态。同事朋友都安慰我,别太有压力,还是熬吧,等熬过了这一两年,就熬出头了。

......


竹林长啸 於 2011-12-07 19:24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0 | 浏览:8859 | 点击留言

2011-7-12 星期二(Tuesday) 阴
  逃离一场穿越时空的艳遇
  文/叶青尘
  2011-07-10
  
  夏天的天黑的迟。晚饭过后七点多,太阳照出长长的人影,也还有些许晒人。
  周末回家一个人无聊,于是便锁上门下楼去走走,戴上耳机用MP4听音乐,出了小区北边的门,朝一条长长的林荫道走去。
  林荫道两边都是柳树,这个时节正枝繁叶茂。在夏日的夕阳下,开始恢复精神,一扫正午的灰头耷脑模样。
  林荫道是一条很长的路,我走路的速度是比较快的,也走了十多分钟,路的尽头左边是一个小院子的停车场,正是每天上下班坐的那班车的终点站。
  
  停车场再往北,可以看到窄窄的街巷。院子旁的路灯亮起,昏昏黄黄的,我才发现天居然就黑了。路灯下是一个西瓜摊,一个胖胖的大叔光着膀子坐在瓜摊旁,用帽子在扇风还是打蚊子。这里的蚊子还真不少,路灯周围全是虫蛾飞舞,我就在瓜摊旁停下思考要不要继续往前走的当儿,被蚊子在左边手臂和穿休闲短裤的双腿上各咬了一口。似乎是要跟蚊子赌气,我继续往前走。
  巷子有些窄,除去两边的小吃摊和杂货摊,刚够一辆小车单向通过。杂货摊都是廉价的拖鞋短裤T恤之类,小吃摊有烧饼茶叶蛋蒸玉米麻辣烫盐煮花生和毛豆,还有酱鸭脖鸭翅鸭爪,烧烤摊的炭炉刚生起火,冒着浓浓的烟,我紧走几步避开烟雾。一家理发店门口的音箱在唱着乌兰托娅的《套马杆》,这种歌曲在这种场合总是最合时宜,听起来很带劲。对面的发廊则亮起了粉红的灯和闪烁的招牌,透过水晶帘,可以看到里面有女人坐在沙发上抽烟。
  我走马观花似的往前走,突然巷子就似到了尽头,没有了小摊小店,没有了行人,也没有了路灯,不远处有一座牌坊,就着这边的亮光,隐约看到上面写着“灵水庄”,奇怪的是“水”字很小,才“灵”和“庄”字一半高。牌坊再往前,倒是有亮光,远远看着,淡紫的光。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八点零三分,时候尚早,决定过去前面看看。
  
  前面的亮光看着不远,却着实走了不短的时间,而且是一段没有路灯的路,就着前后照过来的光亮,我加快了脚步。感觉像有半个小时那么久,终于走到了亮光处,原来又是一处集市,水果摊小吃摊杂货摊摆满了街道,真是别有一番天地。这里比刚才那里大多了,也热闹多了,摩肩接踵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大概是吃过了晚饭出来散步乘凉。有互相搀扶的老伴儿,有牵手依偎的情侣,有抱着孩子的大人,也有像我一样孤身一人的男女。每人都有说有笑,人来人往,可是并不嘈杂,大概是我戴着耳机的缘故。
  我在一家卖手链之类小玩意的地摊边停下来,有各式各样的珠链耳环戒指等等,还有一看就是仿造的银饰,反正便宜,十块钱一串,好几个女孩子围着低下头在挑选。我停下来是因为有一串微微发着光的玉石手链,蹲下拿在手里掂了掂,沉沉的,石头摸起来很光滑,还有点凉凉的,摊主说:“十块钱。”虽然隔着才不过一尺远的距离,那声音透过耳机里的音乐,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跟手里的石头链一样,冷凉冷凉的。我看了看她,还挺漂亮文静的女子,于是对她笑了笑。我被两个钻进来的女孩子差点挤得站立不稳,我斜眼看了看,是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姑娘,一张俊俏可爱的脸,上身穿着白色短袖衬衫,下面穿着黑色短裙,在现在这样的街道是容易被色狼盯上的对象。旁边还有一个挽着她手臂的女孩子,脸蛋儿一样的好看,大约是一对双胞胎。挤我的女孩子指了指我手里的手链说:“看,这手链还放光呢!”我心想女孩子就是好骗,这是荧光石之类的假货吧,真的玉石怎么可能才卖十块钱,于是放下了手链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有一处服装摊前围了好多人,中年妇女和年轻女孩子都在挑挑拣拣,把本来就不怎么宽的街道给堵住了。我从她们中间左闪右让,倒不是不想趁机占点便宜,确实是因为大热天的都一身汗味,没有占便宜的氛围。好不容易穿过人群,是一个水果摊,桃子杏子葡萄西瓜荔枝都有,桃子看着很大个,红红的很水灵,旁边的纸牌上写着一块五一斤,比我楼下那里的桃子看着个大还便宜,就想买一些,想着还要往前逛,打算回去的时候再买。
  一家小餐馆门前烟雾缭绕,老板娘在门口的灶台上忙活,油锅里的火喷起老高,老板在炭炉上烤肉串,冒出浓浓的白烟。他们的儿子在一个破桌子下面坐着哭,老板娘边忙活边咳嗽还边朝小孩说着什么,我戴着耳机没听见,只看到小孩一脸哭相,没有听到哭声。刚才挤我的女孩子走在后面,手指指桌子底子的哭的小孩,然后捂嘴笑。我扭头看了看她们,姐妹俩发现我在看,转过身去看另一边的书摊。
  前面有家理发店,店里是荧紫的灯光,门口凳子上坐着的大概是女老板,穿着很短的旗袍,翘着二郎腿,露着很大一截白白的腿,我不觉多看了一眼。女老板脸上马上堆起了笑,朝我招了招手,嘴里说着什么,大概是叫我进去光顾光顾。我没理她,继续往前走。
  前面又是一大堆人围在一起,我凑上前去,原来是有人卖祖传秘方狗皮膏药,地上摆着各种稀奇古怪风干的动物植物,我竟然一种都不认得。那摊主是个有很长白胡子的老头,看样子该八九十岁了,按照他摆在地上的介绍说,是他曾祖父遗传下来的秘方,包治世间百病,算来该是清朝时候的秘方了,但那块黄得发黑的破布上却说是明朝时候流传下来的,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那老头唾沫飞溅,围观的人们直直的盯着他,听的很起劲,显然是都被忽悠住了。
  
  这街上蚊子也多,我站在路边把蚊子咬过的地方一一挠了一遍,然后掏出手机看时间,吓了一跳,居然没知没觉就快十点了,而且手机没信号。我住的地方房间里手机信号不好,每次打个电话还得跑到窗台上,这里居然大街上也没个信号,真是个鬼地方。我看时候有些晚了,前面还有很长的各种摊铺,基本都是吃的穿的用的玩的,也没什么好逛,就往回走。
  虽然已经很晚,可街上的人并不见少,我沿原路返回。刚才那对女孩子走在前面,看样子也是往回逛,姐妹俩手牵手边走边耳语,还不时回过头来看,我也回头看,发现后面并没有什么好看。“莫非是在看哥我!”,我心里突然升起一种雀跃的自豪感,但表面故作目不斜视状,继续旁若无人的走路。那姐妹俩每隔一会就回过头来看一下,还捂着嘴笑,笑得我心里也没了底气,大概她们不是看帅哥,是把哥当小丑看。
  又来到了刚才那个水果摊,我想起要买几斤桃子,于是就停下来,正好可以避开那两姐妹。我让老板拿个袋子给我,边挑桃子边跟老板说:“老板,你的桃子冰冻过了的么?冰冰的。”老板是个瘦瘦的大婶,边给别人称水果边回我:“这小兄弟说笑,哪里去冰冻,这都夜里了,是凉的。”我挑了六个,老板称了称,“三斤六两,一块五一斤,五块四。”我给了五块五毛钱,老板找给我一个硬币,触手冰凉。
  我提着桃子往回走,又是那个服装摊,人居然还很多,更可恼的是那姐妹在那里看衣服,我刚走到摊边,她们就不看衣服了,牵着手往前走。难道她们一晚上都在跟踪我,我到哪里她们到哪里。我假装没看到她们,只顾低头走路,赶在她们前面从人群中穿行过去。我只顾往前挤,突然感觉谁在我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真是搞笑,居然有人吃哥的豆腐!我回过身来,那两姐妹就在我身后,我本想鄙视一下,但是想着人家是漂亮女孩子,我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听到了她们的笑声,在这夏夜人来人往的街头,清清脆脆的,听了让人周身一凉,就像这大热天里从头到脚淋了一桶冰水。我忽然心一紧,我的音乐没声了,她们该不是会小偷吧!赶紧摸了摸口袋,钱包在,手机在,MP4也在,只是音乐停了,我掏出来一看,原来是没电,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关机了。
  我看了她们姐妹俩一眼,像示威一样,那意思就是说,要不是哥急着回家,才不怕跟你们玩。我继续往回走,已经很晚了,我得赶紧回家。
  我加快了脚步,没再回头看,免得那两姐妹以为我看上她们,提高了她们的回头率,其实更是想甩掉她们。我感觉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前面的街道还有很长,我掏出手机看了看,十一点零七分。真他妈神奇,我平时走路很快的呀。刚才也没逛这么远,回去咋还用这么久。心烦的是我好像还没甩掉那姐妹俩,不时听到她们的笑声。看来这姐妹俩是盯上我了,劫色貌似不太可能,哥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看来是想劫财了,可是我身上连内裤都算上也值不了几个钱啊。
  我提着水果,几乎是小跑起来。街上的人好像少了,我听到耳旁有风声,手里的水果好像变沉了,要不是心疼钱,真想扔了。我跑出了一身汗,风一吹,凉飕飕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突然极其强烈的想嘘嘘,真他妈要命!
  我不敢跑快了,尿意太浓,怕一不小心没憋住尿裤裆里,也没敢就地解决,后面还跟着那姐妹俩呢,我可不想这大半夜的被人喊“流氓”。终于看到前面的牌坊了,我回头看了看,街上没什么人了,小摊也都收了,该死的是路灯也灭了,那两个女孩在后面不远的地方。我真想骂娘,哥没财没色的,老跟着干嘛,不然我就在这尿尿了。又转念一想,莫非她们也是跟我住一个小区的,这大半夜的,两个女孩子走路不安全,是想跟我作个伴吧。管它呢,她们爱跟就跟着,要是真想对我有所图谋,我一个大男人对付她们两柔弱女子应该还不在话下。
  
  前面街道还有亮光,但是从这条街到那条街之间这段路乌漆麻黑的,我掏出手机按亮屏幕,手机电量只剩下一格了,得省着点用,亮一下走一段,手机已经开始提示电量不足了。
  不知走了多久,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大声,吓了我一大跳。手机显示已经零点十三分,信号也满格。是短信来了,接连响了三次。我打开信息来看,都是住一起的同学发来的。第一条是:“你啥时候回来,我忘了带钥匙。”我看了看发送时间,是八点半发的。第二条是:“你电话打不通,快回来啊,我要被蚊子咬死了。”发送时间是九点五十。第三条是:“你小子难道要夜不归宿?我去我亲戚家了,还赶得上末班地铁。”发送时间是十一点零五分。刚看完信息,手机就自动关机了,好在已经走到了停车场的院子旁。今天真他妈得见鬼了,怪不得说逛街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我也没怎么逛啊,居然就深夜十二点多了。
  各家店铺都关门了,西瓜摊也收了,只剩下这一盏昏黄的路灯孤零零的亮着。我回头看了看,那两个女孩没跟着了,不知道是没跟上还是她们就住在刚走过的街上。
  我提着水果摸黑跑过了林荫道,看到小区大门的灯光,心里总算踏实了。门卫在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只有电风扇在不知疲倦的摇摆,我没惊醒门卫,进了小区,一口气跑上楼,开了门灯都没开,把水果往厨房桌子上一放,桃子撞在桌上咚的一响,好像有一个还滚出来掉到地上了,我也没顾上去捡。我得去卫生间里放水,再不放我估计得爆炸了。
  这一泡尿尿了大概有一分多钟那么久,真爽啊,酣畅淋漓。
  我把手机充上电,已经零点二十七分了。洗了澡,就爬上床睡觉了,逛街太累了,好困……
  
  第二天,醒来已经十点多,屁股竟然有点胀痛胀痛的。我爬起来把手机放到窗台上,过了一会儿果然有消息来,是同学早上八点发的:“你小子该回家了,我等等回去。”我回他:“哥一晚都在家。”
  洗漱完毕,去厨房冰箱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发现桌子上的袋子里装着五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地上还有一个。我的桃子呢?这老板要不要这么坑爹啊,拿石头充桃子!我想起昨晚买桃子的情景,老板还找了我一个硬币,我回房间掏了裤子口袋,摸出了一枚铜钱。还有那姐妹俩……
  突然间,这酷热的夏天,我冷汗直冒!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过神来,捡起地上的石头装进袋子里提着,拿着那枚铜钱出了门。外面太阳很大很晒,林荫道两边的柳树灰头耷脑,虽然天很热,我却周身寒意。
  停车场旁的西瓜摊又摆好了,还是昨天的胖大叔,尽管是在树荫下,依然汗流浃背。我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似乎是认出我的意思,朝我笑了笑,然后用手指着我提的袋子说:“小伙子,你提着石头干什么?”
  我也笑了笑,只是问他:“大叔,灵水庄怎么走?”
  “灵水庄?这地儿没灵水庄啊。”
  “没有啊?”
  “没有……哦,你说的是……灵泉庄吧?”他往前指了指,“穿过这条巷子,再往前走一段,就是了。”
  他又看了看我,说:“灵泉庄老坟场,会闹鬼的……你是要去上坟啊?”
  “上坟?……啊……哦。谢谢。”我敷衍了下,然后朝巷子那边走。
  不一会儿,看到了那座牌坊,上面写着“灵泉庄”,“泉”字上面的“白”字掉了。
  我穿过牌坊,继续往前走,在一棵野桃树下,把那枚铜钱埋在土里,用袋子里的石头盖好,然后往回走。

叶青尘 於 2011-07-12 17:33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6 | 浏览:10984 | 点击留言

2011-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中国的法律很严,如果农民工在大运会期间讨薪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中国的法律又很不严,贪官贪污受贿数亿元,最后只是个无期。这种怪相让我们不得不问:中国贪官到底贪多少才会被判死刑?究竟是谁在试探老百姓的容忍底线?
   5月12日,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一审被判死刑。闻此消息,即使在汶川大地震三周年的悲伤之际,心情也豁然开朗。这个判决,也算是对中国老百姓的心理慰藉。不过,根据经验,老百姓对此宣判结果必须持以谨慎态度。这只是一审,并非最终判决。先前的5月9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许宗衡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而据传闻,此前对许宗衡贪腐的报道,指其“历年贪污金额高达20多亿元”,“几乎染指深圳所有大型工程”,另有“消息人士指出”的卖官和“生活作风”问题等等。最终,也只是缓期两年执行死刑而已。山东省日照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李华森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其贪汚、受贿、挪用公款共计近1.58亿元。不过,据统计,比李华森还贪的“亿元贪官”,至少还有10个。有著名的北京市原副市长王宝森,中石......

竹林长啸 於 2011-05-12 21:13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1 | 浏览:9038 | 点击留言

2011-5-2 星期一(Monday) 晴
   《南方人物周刊》在《陈光标:你扰乱了社会和谐》一文中指出,全国首善、全国劳模、全国道德模范……陈光标先生在进行轰轰烈烈的慈善事业中,存在不能兑现承诺捐献、捐献产权界定不清、占用农田、公司财务不清等问题。以《南方人物周刊》的公信力,把上述问题与陈光标先生联系起来,让人震惊。无论是否属实,陈光标的慈善事业在一定说明了中国的慈善仍然是历程艰辛,充满坎坷。官方主导的慈善机构公信力不够,公民慈善力量难以有效整合,某些人会利用慈善的幌子沽名钓誉或是谋取不当利益等问题。正是由于各种复杂原因的交织导致民间力量介入不足,国家力量也难以普及惠及到更多弱者的利益。
   为此,国家为了调动公民参与的积极性,对刚刚出现的具有慈善倾向的“苗头”会马上利用国家话语权迅速为其包装,短时间打造出一个道德模范和先进典型。全社会这样的模范典型和模范太少,所以需要赶紧树立一个全民学习的榜样。而在短平快的操作过程当中,不乏缺少细致的甄别和鉴定。国家需要社会的良性运行在主观上是非常急迫的,非常需要借助外在的力量来弥补自身力量的不足。而所树立的典型之所以能够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和认可,除了宣传教化手段的铺天盖......

竹林长啸 於 2011-05-02 23:44 | 正常 | 分类:悬崖年少 | 评论: 1 | 浏览:7806 | 点击留言


   所在栏目:悬崖年少
页码:1/4  [1][2][3][4]    ↑回到顶部

博客统计
  • 博主:海逝山萌 
  • 访问:3264625 次
  • 日志:65 篇
  • 评论:2693 个
  • 留言:165 个
  • 今日访问:40 次
  • 建站时间:2004-12-12
悬崖年少
雪人

当你望着我的时候
我就开始活了
可是在你等着我的时候
我还没有醒
当你吻着我的时候
我就感到疼了
可是在你离开我的时候
我还没有懂

煤球是我的眼睛
可是它还燃不起爱情
虚伪是我的外衣
可是它已经冻不住寂寞

当你说爱上我的时候
我突然傻了
因为在你拥抱我的时候
我就快要化了
其实在你爱上我的时候
我就爱上你了
只是在你拥抱我的时候
我就快要死了……

★★★◇◇─·◆·─◇◇★★★

你在舞台上你自己的
骄傲和美丽中舞蹈
我在你舞台外寂静的黑暗中沉默
我曾愿用尽我有限的时光
就如此凝视、凝视、凝视
直到我随着时间的流水
化作雕塑或者尘埃

可是当我再也无法忍受
这片黑暗中的孤独和寂寞时
我拾起那束经年尚未凋谢的百合
放在唯一的灯旁
看见这随风飘逝的花瓣么?
请在最后一片花瓣零落成灰前
看我的眼睛……
博客日历
<< 2020 九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栏目分类
给我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点击Q我——>>> 找我吗?点击Q我!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