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翅膀的天使
寻找翅膀的天使
有一种漫步而来的绰约,以缓慢的节奏进入生命最灿烂点,也是最颓废点,没有一丝保留,像爱与死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精灵in飞舞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7580 次
  • 日志: -241篇
  • 评论: 4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7-7-30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7-8-9 星期四(Thursday) 晴
 目连戏——虔诚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城。
“叮叮_____”的摇零声,伴着刺眼的金色的光,传进了那座城里。那是久违了的曙光。在城外金黄色的沙漠中,焦灼的日光在那苍茫的大地上,煮烫了沙砾,却没有沸腾起任何人的心。
城内,开满了淡紫色的薰衣草。树下,有个人微眯着眼,只安静地坐着,呆呆地望着城门口那黯淡的旌旗,他的眼睛也似乎在这似水流年中逝去了青春的颜色。等待,在满城的薰衣草花海里,由每一棵薰衣草种子一点点壮大、升腾,在城的上空缠绕着氤氲的紫气,挡住了天空的阴霾,那是等待的颜色。那种颜色与城外刺眼的金光融为了一体,却给等待装裱上了更神圣的含义。
树下的人在城内看见了这融合的时刻。他的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但瞬间就消退了,甚至更黯淡了。他的睫毛放弃了翘起的权利,他的眼更低垂了,低到几乎遮住了视线,似是闭着眼,但却又执着地支撑起一点小小的空间,那更加苍白的嘴唇蠕动着。“我几乎是用朝圣者的心在梦中仰望你,几乎是用目连的心在期待你。旌旗一点一点任风沙舔噬了它的颜色,而你……”等待的力量吗?让他无止境地......

精灵in飞舞 发表于 2007-08-09 13:37 | 正常 | 分类:春帷不揭 | 评论: 1 | 浏览:10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9 星期四(Thursday) 晴
笑
 ——评《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世间的笑,或沧桑、或童稚;或疯狂、或温雅;或是长笑不止;亦或是低头掩笑……有谁见过这样的笑,虽饱经风霜凌辱,却依然笑得毫无内涵,又颇有深度。
《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里,各式各样的笑,透露着不同的人和不同的心境。那些自诩为正常人的那些人发出的笑声,萦绕在来发的一生。取笑、谩骂、挖苦、讽刺、不屑、消遣……笑出了病态,笑出了凄凉。试想,人若不是百无聊赖,又怎么会满大街地取笑着一个人,还自以为伟大着,并开心、快乐着?那些笑就压在天平那载着他们萎靡的心的一边,试图寻找着一种平衡。而那笑又似是将那端高高地托起,而将整个的人坠入了地狱。
一个巷子,深邃、曲折、而沧桑,浸满着泪水、汗水,但更多的是笑,辛酸的笑,那种一笑能哭的笑。
药房里,盛开着一株“月季”,那是一朵人性的花,一个人性的微笑,那是属于陈先生的笑,像是冰山下的火种,在众人冷漠的目光下,只有她红得耀眼,红得灼人。只有陈先生叫他来发,每值此时,来发的心都会“噔噔”地跳,那是一种久违了的陌生,一种如春风般的感......

精灵in飞舞 发表于 2007-08-09 13:31 | 正常 | 分类:春帷不揭 | 评论: 1 | 浏览:7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30 星期一(Monday) 晴
 心灵的跳跃
 在嘈杂的人群里,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看不见自己想象中的那个诺大的世界的天空,量不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 所以眼睛,那双好奇的眼睛,滴溜地转个不停,想要逃脱已框定的距离。
 在那原始的角落,抱着沾满青绿苔藓的石头,就在过与坠之间挣扎着,是小心占据了整个的天空?还是那份亟待已久的期望呢?走过的路只有六七厘米那么窄,或许人生也就是那么窄,想禁锢住你的足迹,但人生的追求不也就是那一丁点的期望吗?抱着怀揣已久的希翼,也就如同自己正依赖着的大青石一样。生命或许不因为它而存在,但人却因为有它而获取真正的生命。
 尝试,总像藏在盒子里的阳光。畏惧、躲闪、依赖。畏惧死亡、躲闪危险、依赖指点。那看似牢固、坚硬的,却又是那么笨拙、狭小的的指点。这样的阳光走不出自己的路,看不见自己的天,完不成自己的希望。就如因害怕第一次与危险抗衡而时刻依赖着别人的我们。但是,别人在阳光下形成的影子,或许就是你心中的阳光。
 人总要有勇气自己走,才会看见阳光也是毛茸......

精灵in飞舞 发表于 2007-07-30 20:07 | 正常 | 分类:春帷不揭 | 评论: 0 | 浏览:7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30 星期一(Monday) 晴
 曾经看过很多悲愤的文章,有的是用幽情来诉说残忍,有的是用无知来诉说不公,有的是用埋没来诉说不平。
 我不是海子,不会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成为大家的梦想。
 我不是何其芳,不会让内心世界与现实为伍,去创造一个诗歌的神话。
 世间的人与事,总是无法说清,人总愿意避开黑暗,追求光明。我们这些生活在制度下的花朵,不识世俗,只是听大人们说世间的事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那么单纯。而我们仍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认识这个社会。阳光照耀的地方,永远看不到黑暗,窗帘遮住的地方,永远看不到灰尘。所以我们在大环境的遮掩下,永远看不到社会的阴暗面,所以才有了大人们共有的独白:“我们的孩子不认识世界。”
身边的一个记者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一直想做一个有良知的记者,但我同时知道,写出真实的稿子,注定只会胎死腹中。”我想这就是我们见不到黑暗的原因。社会告诉我们要用乐观的心态看待世界,不要只看到社会的阴暗面,难道这样就要我们放弃认识世界的权利吗?我不甘愿就这样放任我的无知,所以我放大我的眼睛去寻找我要了解的世界,结果——一无所获。这就是我的悲哀。我试图......

精灵in飞舞 发表于 2007-07-30 19:57 | 正常 | 分类:跫音不响 | 评论: 1 | 浏览:8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30 星期一(Monday) 晴
 我,鄱阳仙子。
每天眺望着西方,庐山那层层的雾点染了我平谷之中那浓浓的思绪。雾气蒸腾,虽然遮住了我的视线,但送来了我暗恋已久的叠泉的晨曲,那如烟的叠泉之乐,似有似无,似断似续……

头顶的云泛起了淡淡的蓝色,那变幻莫测的乐声也似乎听得更为清楚,我来到了山麓———仰望。
循阶上去,瞬间,那薄薄的雾靠紧,凝集,水汽变得凝重起来,幻化成雨水从天而降。
路边青葱的叶片上滚下的已不知是露珠、还是雨水了。小潭里伴着乐声的溪水,漫过了躺在深沟中数千年的石块,温柔的大石头和水做伴,一起倾听着万千的乐声———陶醉,一起看着嬉笑的雨滴坠落,一起歌唱。乐声越奏越响,以至于那石阶上,那林木间,都弥漫着醉人的音乐。
猛然抬头,我寻着了那每天拨动我心弦的音乐之源。那一层一层往下涌的清明的液体,分三阶而下,犹如垂坠的紫藤,那崩溅的水花仿如紫藤花绽开。不知他哪来的韧性,那水自上而下,由细到粗,却从不断开;也不知他会如此的温柔,身边漫过的水早已将那曾孤傲一世的石头抚摩得如此光滑,正因为这充满灵性的泉水的存在,才孕育出了周围鬼斧神工的奇石和石头上“吸附”的......

精灵in飞舞 发表于 2007-07-30 19:55 | 正常 | 分类:春帷不揭 | 评论: 0 | 浏览:7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30 星期一(Monday) 晴


            错!错!错!  




......


精灵in飞舞 发表于 2007-07-30 19:35 | 正常 | 分类:春帷不揭 | 评论: 1 | 浏览:8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4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