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尘的私人版本
洁尘的私人版本
我的工作邮箱:lybmm0510@yahoo.com.cn





我的简历:
洁尘,女,职业作家,成都人,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供职成都晚报、成都日报、四川文艺出版社,当过文化记者、副刊编辑、出版编辑。已出版《华丽转身》《酒红冰蓝》《私人版本》《提笔就老》《小道可观》等二十余部作品。

我的声明:
本博客文字和图片,未经许可,请勿在网上以及纸媒体上转载。
<< 2020 十一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 留影的图 (249)
· 毛毛的事 (30)
· 闲话的字 (358)
· 专栏的文 (344)
· 访谈选录 (29)
· 洁尘出版作品一览 (12)
· 汶川震难 (24)

· 秋深俱往荷塘去(2012-2-16)
· 新书预告(2012-2-1)
· 在某处,不适之地(2011-12-6)
· 我突然非常想作画(2011-9-2)
· 好的爱情(2011-7-13)
· 风景中的情感力量(2011-7-13)
· 温柏树就是木瓜树(2011-6-20)
· 所以我画了桃花(2011-5-30)

· 默默关注,静静期待,真心祝福!...(2015-11-14)
· 吧...(2015-7-29)
· 吗...(2015-7-28)
·   像工笔画...(2013-12-14)
·   好...(2013-12-8)
·   正在看洁尘的《生活的秘密》爱不释手。...(2013-11-26)
·   喜欢洁尘的文字,而找到她的博客,更多...(2013-11-26)
·   很喜欢洁尘的文字...(2013-11-24)
·   好可爱的孩子哦,喜欢毛毛...(2013-7-24)
·   好可爱的孩子哦,喜欢毛毛...(2013-7-24)
·   猫 说
    张好古
...(2013-7-16)

·   很喜欢洁尘的文字...(2013-6-25)
·   洁尘,您也是一年多没更新博啦!
·   很好的散文...(2013-3-24)
·   无比期待!...(2013-2-4)

洁尘新浪微博
白夜
夏日伶俐
小媚神仙
小你博客
花草茶室
看朱成碧
语词笔记
看云之地
梦游时光
临江清音
部落格子
蜂巢大街
色情之录
红线女子
木木之见
迷迭香氛
第八大洲
橙子字字
乐在其中
阿潘博客
夏小茶
提笔走神
苗少的书
城南女巫
艺术场

访问计数:19998412




毛毛小天地

好风堂记

峨眉电影频道"鉴碟"栏目

网易:洁尘的专 栏文字
新浪:洁尘的私人版 本
新浪:电视剧《我爱你,再见》

白夜俱乐部
翟永明博客
女书诗社

老莫闲话
新浪阿潘
宜于扫舍
右耳博客
小竹作品

流水沉沙
王寅博客
水心阁博
袁远圈圈
马松博客

华秋之家
小麦的穗
云飞匪 语
锋子说话
麦家博客

小娴闲话
匡匡の框
细细杂志
奶 猪我呸
嘉石听雨

花由叶生
浓玛沙漠
顺顺博客
长平是非
沅水情人

蛇蝎心肠
紫色药水
黑马先生
黄瓜文学
西门家人

河马八卦
王怡话筒
六度和音
左手右手
女巫阿翠

小玉姐姐
成都红粉
冬天游子
戒烟如你
松 落小镇

张英博客
苏苏丫丫
阿飞 姑娘
枯荣勿念
炼金 术士

一杆鸟枪
安然博 客
孔乔博客
蒜薹眼镜
欢乐谷博

吴鸿最近
佟里个佟
梦亦非博
北京烟火
我是荆歌

文波博客
冷冷天空
纯棉赵婕
阿琪博客
倾听远方

细脚海鸥
澳洲陈焱
赵赵博客
燕子衔泥
微笑的鱼

心艾博客
江阴90后
南京丽晴
方希专栏
晓枫专栏

杜丽博客
半山茶玫
禧禧博客
阚姐博客
继祥博客

明德读书
张鸣摄影
亚雷睡袋
莺的花房
胡言卵语

宝林在美
李洋博客
萧萧博客


惊 鸿刻骨
姿三四 娘
闲闲小豆
爱说梦 话
妍舍小憩
风舞清荷
玉玦奔逸
一只乌鸦
两人车站
雨潭微澜

蔓草青青
凤凰渡口
老孙博客
爱谁谁 谁
青春尾巴
记忆飘香
蓝调 莎蓝
路卡荷兰
月白葵口
鸭子的鸭

坚持无奈
溪水流年
章鱼无爪
绝不靠谱
槐安烟花
扬州美 人
梅影瘦了
黑子黑了
欲雨不雨
醉爱红尘

流水年长
寒鸦飞尽
风的草草
腊月花开
旋舞杉木
斜阳橄榄
明媚 有时
郁闷白菜
拧发条鸟
月亮来坐

脑力劳动
舟 行无楫
山在那里
偏执狂记
一舟生活
秘密花园
时光 不留
后山操场
三亩菁草
方便面号

我在这里
心灵呓语
二皮奶 好
依天而行
没头脑啊
一抹茶 香
流波青舞
双城纪事
四月愚人
禾生志向

泪泪空 间
亦 样空间
雯的时光
鱼丽书房
浮生偶记
七分距离
星 空絮语
杨子书签
灵空飞 翔

柒柒木语
灵魂气息
蓝色橄榄
白夜芙蓉
骄傲的 猫
芥茉蓝依
药物作用
五月清风
静静流淌
艾灵颜色

海特日子
流浪的鱼
唧唧 歪歪
明亮 白菜
小浪别院
有空来坐
风中的勿
凉箫水蓝
应月天堂
咖啡 时光

公主日记
回兰州了
喝杯热茶
麦田悠悠
日升月恒
土之岛屿
雕刻时光
四海客栈
炯炯 有神
并州玄武

在高塔上
猛士如山
马马虎虎
半个城市
元素之名
独舞花杀
仰望倾听
海的声音
成才文学
南屿博客

不诉离伤
何以 言离
迪里阿热
锦瑟 水云
记忆能力
一曲终了
穿山乙的
伤心茄子
脉脉蔚 蓝
菲宓博客

凡星花园
武大阿花
才子无忌
薇笑丫丫
冷兵器博
亦默香 沉
鸡零 狗碎
沦陷城市
赛琪博客
秋日私语

逸飛蓝天
生于柒零
一流 傻话
我醉欲眠
桃之夭夭
写万千字
黑暗舞 者
许三小姐
安妮博客
锦绣家园

雨中丁香
一堆乱玉
一路风景
红豆姐姐
小瓜哞哞
月沉蒹葭
云迹 波心
迷途孩子
静态写阅
玛吉阿米

从容魅力
香樟树下
鸭子世界
秋水长天
秋天的花
尘埃落定
越南午后
那个公爵
七个圈圈
洋葱先生

纯 粹潜行
鹿行博客
一样天空
思考的树
一册流云
光影流情
葱在 巴黎
与而夕博
薇罗尼卡
驴独行记

万一的博
镨 种广收
美丽九五
花边新闻
美味桔汤
月饼猪猪
百年 孤独
干燥猫眼
青湖思念
花生小岸

十七十七
悠悠驳壳
落落野 花
爱上当的
小雅博客
力夫博客
橙路六三
先暖后抱
半坡人博
天使折翼

阿霞记述
桃子 窈窕
乔舒心事
暗地花朵
海飞村庄
耳鬓厮磨
花朵宝贝
霓裳 云影
安度晚年
绿柠檬树

圣 马克博
不变的绿
林中鸟 儿
生于冬至
我还来的
纳木错 云
八 丹博客
博浪锥博
木木涂鸦
寻凡奈莎

元涛仓库
小熊宝宝
研究僧博
心溪崖博
雪落彼 岸
从海 上来
阳光午茶
若凡博客
嘉男博客
潇湘水云

水天清话
晓风幽谷
小站博客
照相本子
绿水人家
妖 娆花朵
开到 荼蘼
依然青子
田沙小屋
陈若非博

舒雍博客
小小飘云
飞翔的 猫
阿俐莹博
游荡的鱼
春天列车
学院街的
幽谷容风
猛虎蔷薇
颓废制造

心意坊博
水湄伊人
巴蜀女儿
冷水阳光
曾经楼兰
厦门老茂
千涧小溪
王子归来
岭南一叶
盛世莲花

飞年个个
秋石云南
流年与共
台湾电影
让苏枕书
竹外疏花
月光丛林
若水行歌
陶之姚娆
燃烧橙皮

蓝田玉女
汤凌博客
流言博客
梅心博客
半梦半醒
甜的泡菜
清凉芥末
半城博客
烟树参差
铿锵萝卜

沧海一笑
非洲农民
苹果树下
言子博客
鱼的乐园
朝花夕拾
私人会所
缄默浪漫
冷冷天空
璇之梦呓

团团元元
阳光小巷
成都蜀虫
行云流水
河子日记
猪子呓语
雨夜粉尘
会飞的猪
帕的高原
孙羊羊博

玉色琉璃
花开无声
灵清博客
小跳博客
女人三十
护法使者
兰砚阁博
擦胸而过
文文博客
罗氏广大

成都平民
杏色玻璃
安宁之心
天台山人
停停走走
迅雨博客
种瓜得瓜
懒云窝主
古岸的岛
夏日的风

锦字素笺
心灵走笔
修睦老师
荒芜之地
记者郑渊
空房间博
沪江博客
起早睡晚
小时博客
优钵罗花

风凉淡淡
美人钟墨
快乐青果
云南半夏
喻德武博
红旗乱卷
浅浅安静
风吹阑叶
小小丸子
以茶为生

娜娜博客
永涩摩卡



2009-12-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赵赵在博客里“看闲书”,说到角田光代的《第八日的蝉》。她说,“(是)最近看过最好看的书,没有之一。”
  我要去找来看看。
  角田光代的书我一本都没有看过。
  但最近跟她有关系。
  
  我早就不爱看日本纯爱电影了。早年岩井俊二的《情书》是一个巅峰,加上木村拓哉的一些日剧,让我在这个品种上已经过足了瘾。再加上年龄渐长。自然也就对这种俊男美女杯水风波外加许多柔光镜的电影没兴趣了。
  但还是时不时要看看。工作性质的浏览。那是因为,我那电视栏目团队里有一个嗜好这一口的人,他热衷于推荐,我自然也就要了解一下。就像下午茶时摆在面前的一块块小茶点,我随手拈起一两块来尝尝味道,很随意,也很愉快。
  我在四川峨眉电影频道的《鉴碟》节目,已经做了快三年了。这个栏目组是一个很舒服的团队,五个编辑各攻一个方向,都成专家了。其中一个编辑专攻日韩电影。小伙子很单纯很可爱,外形打扮都很潮流,特别喜欢日本的纯爱电影,基本上市面上出现的所有的日本纯爱电影都会让他深受感动,在文案中常用“美轮美奂”“叹为观止”这类的词语,我总是在改,而他总是还用。同事们都开他玩笑,说就是这些电影让他中了毒。
  最近我看了他隆重推荐的两部日本纯爱电影,《情人钥匙》和《海胆煎饼》。看的动因有两个。一,短。这是日本近年来出现的“恋爱电影新类型”,跟一集电视剧的片长差不多,只有45分钟。二,这是一个系列的两部电影。是根据日本女作家角田光代获直木奖的短篇小说集《女人一生的12个礼物》改编的。对这部小说,我没有看过原著,但比较欣赏她细微的切入点。据说这部小说每一篇的意象落脚点都是一个礼物,情人钥匙是其中一个礼物,海胆煎饼也是其中的一个礼物。这个系列目前好像只拍了这两部。如果市场情况不错的话,后面还有10部。
  那编辑小伙子说,《情人钥匙》你会喜欢的,讲的是你们中年人的故事。我看了后哑然失笑。男女主角28岁——居然在他眼里是讲中年人的故事?!不过,这片子我是喜欢的。女导演日向朝子,女主角广沫凉子。后者是我喜欢的日本女演员,她的几乎每部戏,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都很好,表演状态相当稳定。整部电影清淡动人,因为短,也就没有冗长之忧,相当不错。另外一部《海胆煎饼》我是完全没感觉了,太小的小孩了,十几二十岁的年纪,有代沟。
  这种所谓“恋爱电影新类型”我觉得比较有意思。这应该是纯爱电影一个很好的方向。纯爱电影以氛围和气息取胜,情节一般来说比较单薄,如果是一般电影120分钟左右的长度,很难不罗嗦不唠叨。45分钟就很好。这种电影是很好的约会节目,适合情愫初萌的两个人。下班后,两人先去吃个晚饭,然后看一场45分钟的纯爱电影,散场后还有时间在一起再聊聊,话题也不缺,就聊刚才那电影,然后,就寝时间到了,男孩送女孩回家。很圆满的一次约会。我觉得我们国内的电影人应该好好开发一下这个品种。据说,在日本效果很不错的。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17 13:19 评论(7)

2009-12-15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希望有兴趣有时间的朋友们来参加这个活动,大家聚一聚。
  
  


  
  洁尘《锦瑟无端》读者见面签售会
  
  活动时间:2009年12月20日下午2:30到3:30
  活动地点:成都购书中心
  
  嘉宾:
易丹 著名剧作家、文学教授
  何小竹 著名诗人、作家
  吉木狼格 著名诗人、作家
  靳晓静 著名诗人、作家
  
  主持人:
翟7音 成都电视台著名主持人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15 17:45 评论(11)

2009-12-14 星期一(Monday) 阴

  好久没贴右老师的画了。其实,右老师一直在画的。今天集中贴几幅最近这几个月画的。
  
  



我们一起听诗朗诵




绿椅子




绿房间




绿皮书




三个女人在夏天



某人写第一部小说的时候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14 10:43 评论(20)

2009-12-9 星期三(Wednesday) 多云





又一次说到风暴

 洁尘

世间美好的事情之一是,朋友寄来了他(她)自己的新书。剪开信封口,书出现在面前的那一刻,心里涌上一股欣喜:呀!好啊!
前段时间,责编赵荔红女士受作者杨子的委托,给我寄来了《杨子艺术访谈录》。
《杨子艺术访谈录》是2009年6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这本和众多文艺家的访谈结集,是杨子1998年至2004年在《南方周末》艺术版当编辑兼记者时的访谈作品。之后,他就是《南方人物周刊》的副主编了。好些年前,我就是这些访谈的读者,但读媒体刊发的因篇幅或其他因素所限而有所删节的内容,跟看书中全文收录的“原作”,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而且,集子的好处在于内容更集中,气息也更凝练。
一般来说访谈录的新闻属性比较强,时过5年甚至10年才结集出版的访谈集,会不会有失效的感觉呢?读《杨子艺术访谈录》,却完全没有任何失效的感觉,那是因为,这些访谈都摆脱了新闻属性的限制,在这些聊天式的谈话中,里面所涉及的话题,大多是一些根本的基本的无关时髦的东西,虽然中间的时间因素和事件因素也很明显,但它们并不担负着时效任务,更多的是,这些因素成为这些文艺家人生、思考和发展的背景和轨迹。而这些访谈对象,都是那种在绵长的创作生涯中一直保持着成长性的创作者。看这20个访谈对象就知道了(食指、王寅、刘索拉、阿城、郭文景、张元、吴文光、段锦川、陈果、孟京辉、徐冰、艾未未、陈丹青、朱德庸、海波、巫鸿、罗大佑、齐豫、埃里克•候麦、米歇尔•傅东),时至今日,这些人曾经并依然在我们大家的文艺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看《杨子艺术访谈录》,在我有特别的惭愧。是惭愧,不是遗憾。我也曾经是一个文化记者,有十年的新闻工作者的经历。我也写过很多访谈,也曾和不少有份量的访谈对象面对面地聊天。可我没有写出一篇像点样子的访谈文章。一来,我曾供职的媒体没有《南方周末》那样的高度和平台,再者说,我的确不是一个好记者,虽然我曾经还想当法拉奇呢。
说到访谈本身,跟杨子还有一桩“陈年官司”。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那时杨子还没去《南方周末》,当时他在参与创办《新周刊》,不是后来铜版纸的那本杂志,是早年新闻纸8开的老《新周刊》。那时,我也不认识杨子。成都女诗人唐丹鸿开了一个文人书店“卡夫卡书店”,根据这个由头,杨子约她一个访谈,找成都记者采写。丹鸿找到我,我很高兴,很努力地采了,写了。后来看到刊出来的访谈,郁闷极了——那篇访谈中只用了我采写的很少一部分内容,其它大部份内容是杨子自己通过电话补充采访的。当时很不服气。事后过了好久,在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好记者之后,这才释然并自嘲。所以我说我是惭愧,不是遗憾。所谓遗憾,是有可能做好但没有做好。惭愧却是有了自知之明。
如今通读《杨子艺术访谈录》,赞赏之余更加明白了,什么叫做一个好的访谈记者。
一个好的访谈记者,是一个善于发现访谈对象的人,这个访谈对象特别“有戏”,而且,他也是一个善于倾听并善于提问的人。他对他的访谈对象有足够的了解,事先的案头功课十分充足,对访谈对象的过往成就以及当下状态了然于心;他不会从ABC的问题切入,但最后呈现出来的文本包涵了必要的ABC,让也许不太了解这个访谈对象的读者没有什么阅读障碍;他和他的访谈对象具有同等程度的智性水准和知识贮备,但他并不会把自己置于一个对话者的位置上,他只是流利熟练地引导出对话来;他拥有弹性且包容的心态,对于不同的观点不同的论述甚至不同的价值观,都会加以生动且善意地呈现;他还是一个十分注重细节的敏锐的观察者,会在访谈过程中,用“闲笔”和“留白”的方法,把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东西描述出来,从而呈现访谈对象富有趣味富有层次的面貌。
这些让人感觉美好的访谈作品,可以在《杨子艺术访谈录》中读到,也可以在当下以《南方人物周刊》为代表的行业标杆杂志中得以品味和享受,而其背景和渊源让我们又回到早年那个让人激动的时代,那时的广州,那时的那些人,那时曾经让多少新闻从业人员向往的“延安”——那是我们很多人的青春主题曲,是我们那代新闻工作者的一场激情风暴。借用诗人王寅在这部访谈录中的句子,“我又一次说到风暴/是因为我酷爱这个词。”

 2009-12-4
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09 13:05 评论(3)

2009-12-7 星期一(Monday) 阴

  按:翟姐的新书《白夜谭》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了。对于这本书,我关注太久了,如今终于出来了,反而有点发懵。这本书本来是为2008年5月8日“白夜”十周年纪念准备的一本献礼书,临到头了,翟姐也没写完交稿,加上"512"地震了,她自己就没心情管这事了。一拖又是好久。09年5月8日,“白夜”十一周年这书还没有出来;现在看来,这书是为“白夜”本命年准备的礼物了。关于《白夜谭》的内容,责编文珍写道:“本书包括两方面内容:一个另类文学史:纪录了中国最大诗歌重镇——成都的诗人、艺术家的生活和写作状态;一个沙龙成长史:纪录一个历时十一年的文学沙龙——白夜的生存、成长和现状。通过‘白夜’十年来经历的人和事,比如许多名人,比如许多无名的过路者,反映了成都这个城市在现代化过程中的剧变及作者个人对这些变化的观察思考。”

  
  


  
  《白夜谭》选摘一(前言中的部分内容):
  
  我和白夜
  
  文/翟永明
  
  我生来不是作商人的料,尽管我的血液中流动有商人的血液。我的外公他死得太早,菩萨保佑。他没有能够将他的精明头脑和经商才能,全部遗传给我的母亲。听我母亲讲:外公事业兴旺时,成都有一条街的铺面都是他的。但是,天妒良才,他没能活到将产业平平安安遗留给儿女的年龄,而是病逝他乡。他的财产,孤儿寡母也未能保得住。最后被族长用一口镶珍珠的高级香檀木棺材,将其置换了。我很想顺势写下去,那会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但与本书无关,只能留在下一本书中发挥了。
  我的母亲,血液中还是残留了一点外公的商业基因。所以,她一直是女人中,思维极其敏捷和理性的一类。生不逢时,我常常想:如果母亲是生在这个时代,她也一定是个女强人,不是某某排行榜上的女杰,也是某某企业的老总。我后来接触了这两大类百炼成钢的女人,说实话,比起我妈的思维和分析能力来说,也不怎么样。但是,这个思路也只能嗄然而止,留待下一本书发挥。
  我的父亲,专业是财务会计。但他更喜欢的是文学,以及文学创作。但是在他的那个时代里,在他所置身的那个环境中,这一爱好,一直被悄悄地隐藏起来。文革中,被他藏在床底下的几箱书,成了我最早的文学启蒙教材。直到退休之后,父亲才能够公开地写作起来,不为任何目的,只是纯粹地写作。父亲的文笔非常好,文字简练、克制,不加修饰。每当我由衷地赞扬时,父亲就说:这是长期写财务报告的结果。
  轮到我出场时,父亲的财务专业头脑,对我没有半点影响,相反,我小时候看到过几则会计贪污巨款被枪毙的消息,从此后,就像得了强迫症式的,最害怕长大以后的工作是会计。在白夜,我最烦的就是我的搭档戴红,又拿着每月的进出账单来找我,并事无巨细地计算支出,并要求我弄清楚每一项数据。这样说,并不是表示我完全没有商业头脑。外公的聪明才智和对商业高屋建瓴的认识,母亲的敏捷思维和决断能力,通过DNA传递到我,已经稀释了很多。残留的部分,就是让我还有一点商业眼光,和时不时迸发出来、但极不稳定的商业灵感。
  我和白夜的故事,就从有一天,在玉林西路迸发出来的灵感,开始说起。
  1998年的一天上午,我路过离家很近的玉林西路,在路口一家未开门的服装店门口,我看到了一则招租广告。
  这是一个扇形的店门,从风水学上说,它位于非常好的一个路口(我对风水有一种直觉)。坐北朝南、门面宽阔,正对一个丁字路口。前面是通畅的玉林西路,右边是一条小街。我大约只考虑了一分钟,就从卷帘门上揭下来了这则广告。从那一刻到现在,我的生活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98年的冬天寒冷无比,风好象格外有耐心,吹得我骨冷心寒。但是,我那许久才迸发一次的灵感告诉我:就这样了,把这家服装店盘下来,开成酒吧。接近元旦的前一天,我说服了多年好友戴红,与我一起作这件事。
  从那时至现在,我的生活就变成了两点一线:从白夜到家;从写作到经营。白夜和写作,纵贯了我生活中十年的时间,也纵贯了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十年的变迁。
  这本书,写的就是这十年中围绕白夜的各种点点滴滴的趣事,以及成都朋友圈子中的人和事。

《白夜谭》选摘二
(这本书里的精彩文章很多,比如写马松的那篇,公认绝妙。不过,我的博客,就贴一篇翟姐写我的吧。这篇不算这本书里出彩的,那不是翟姐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本身就是一个不出效果的闷人。谢谢翟姐的夸奖。文后有两张“双煞”的照片应个景。一张是“鉴碟”片头拍摄现场,另有一张是在白夜的一次诗会上,真是“黑白双煞”呢。)
  
生女当如洁尘

文/翟永明

洁尘者,陈洁也。蓉城美女,博客王。她的博客流量,堪称一小媒体。某次全国性活动中,媒体支持者名单中,“洁尘博客”赫然在上。虽名列最后,考虑到排名在前的,都是什么新浪网,搜狐网等全国著名网站。所以,她的媒体影响力,也算以小胜大。
白夜风清月朗之时,往往是丽人们蠢蠢欲动之时。有很多次,洁尘带着外地的纸媒人士,大半为南方城市的报业人士,来到白夜。他们中多为女性,都是与洁尘象有八拜之交的姐姐妹妹,名字多为慧星体(我在一首诗中这样称那些超过五个字的网名)。多属雅,如扫舍,西门媚,小你、花由叶生等;少为谑,如笨笨,牛黄,鸟枪换炮,深爱金莲。我也差不多从那个时候起,开始接触媒体人士。白夜之所以后来每每被媒体报道,多少也拜洁尘和她的姐妹们所赐吧,更别说她在一篇文章中,将“白夜”称作“成都市的标杆性场所”。从那以后,这句话多次被媒体引用,别人也以此来要求白夜。导致一些人,来了之后,不免大失所望。
洁尘自已并不常出现在白夜,她不喝酒,是钟鸣所说的“果汁派”。但每次出现,都有“狗仔队”尾随。“狗仔队”三字,是刘家琨统称媒体人的,我不敢掠人之恨。洁尘周围的朋友,多是媒体人,她也是媒体的撰稿人,且是媒体最爱的撰稿人。一度,在白夜经济萧条时,我也万般无奈地搭乘了一阵北岛称之为:“上去容易下来难的”专栏贼船。每周,为某家报纸写一次专栏。我写第一篇专栏时,花了好几天,比我写诗还花力气。文章发出后,看见一位朋友的专栏与我的文章并列一起,他通篇写的是:切肉应该横着切还是竖着切。看完后,我觉得别人写专栏,都是四两拔千斤;我写专栏倒千斤只拔了四两,直让我沮丧不已。
正是这段时间,我读到洁尘的文章。洁尘的文字与她的书名遥相生辉:华丽、妖娆、撩人、碎舞,这些都可用来形容她那精致窈窕得几近一碰就碎的文字的气质;以及确实“酒红冰蓝”的语感。既感性又理性,与她本人坚定冷静而又姣好的面孔,是一致的。洁尘在圈内,是公认的“劳动模范”。博客天天写,专栏日日长;外带小说,电视剧。一年出好几本书,让人咋舌。再看看洁尘的博客,是按天更新;我的博客(命短刚一年),是按月更新。弄得我一见洁尘,就要作自我批评。有时,我又安慰似地想:洁尘不挺身而出,担当博客、专栏、影评、书评这些体力活,简直天理不容。当然,她也有本事把这些体力活干得如同盘中舞。
正是坐在白夜的风清月朗之时,我不止一次地问她:“你写得累不累呵?你每天写很久吗?”她总是回答,“不累呵,我也就上午写三、四个小时,下午全是读书呵,玩呵。”我一听,立即崩溃了。我一天若是能写一、二个小时,对自己就很满意了。一年下来,也写不完一本书呵。这下,气更不平。想来想去,觉得“劳动模范”背后的模范丈夫,也有一半“军功”。洁尘夫君名中茂,(在博客中被她称为“右先生”,不知何故。)也是朋友。右先生任职某报社,工作之余,喜欢栽花养草。此花草不是那小情小调的花草,而是右先生如专业园艺师般,精心调弄的。我有幸也在那阳台上坐过,花茂叶繁,一看就是有人伺候;不象我的阳台上,花、树,仙人掌,一律地半死不活。所以,栽花养草,也如繁衍后代,是要拿出责任心的,中茂的责任心岂独在家庭?也在朋友,也在花草。
有“模范丈夫”,才有“劳动模范”,也才有“模范家庭”、“模范生活”:一对佳侣、两个好男、楼上楼下、五室两厅、连请个阿姨,都是文学爱好者。一家几口,一丝缺陷都没有。如此这般一个完人,既不会有精神崩溃之举,也不该有虚无消极之时。当一个劳动模范是她唯一的出路。否则,上对不起老天,下对不起读者。无此好命,不敢与她共勉。只能感叹:生女当如洁尘。
某天与洁尘、小竹,麦家,阿来在一起,聊到书名,我再次谈到写作“中谶”之事。麦家说他自从写了《暗算》之后,就遭到别人的“暗算”。小竹说:小翟自从诗集取名为《终于使我周转不灵》,诗歌节就真的周转不灵了。由此想到:只有洁尘文如其名,名如其文,书名怪好听的。什么《暗地娇娆》,《酒红冰蓝》,什么《南方撩人》,《提笔就老》,《小道可观》不是四个字就是两个字,确象“质本洁来还洁去”的轻盈之尘。我说:还是洁尘的书名取得好,于已有利。想了一下,我又说:只是“提笔就老”不太好。洁尘显然对此并不介意。而且,写作多年后,她不但不老,反而有点走回头路的意思。生女当如洁尘。

洁尘虽不喝酒,却酷爱跳舞。我也酷爱跳舞,但在白夜,却必须借助酒兴,才有胆起身,随音乐而动。洁尘一切助兴的东西都不需要,犹如体内有一个开关,只要开关指向“舞”,她就扭动腰肢,无需任何铺垫。每每夜深人少,有时夜深人多,洁尘也不在意,高喊:“翟姐,我们跳舞嘛”。她跳起舞来,自带三分酒意,非常投入,自我陶醉。但是,当我和别的朋友真的醉了,沉醉于音乐,酒精和舞步中时;她却在一个固定的时刻,开关自动回到“off”档上,冷静而理性地向我们告别。有时,我乘着酒意,毫无责任心地强留她,她也总是告之各项理由:明天,有工作。或今晚,毛毛一人在家。洁尘的责任心又岂独在事业,写作上?两个有责任心的人成家,其家,固若金汤亦。生女当如洁尘。

也是2007年,四川有线电视峨眉频道开办了一个《鉴碟》栏目,邀我和洁尘作主持,每人每天作二十分钟推荐影碟的节目。
去作片头那天, 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正式化妆,只见化妆师拿出一个百宝箱来,在我和洁尘脸上,画起了油画。色彩,素描,明暗关系,透视关系,缺一不可。一小时左右,一幅色粉作品已告结束。我们顶着一张脸谱,开始拍片头。
导演发给我们一个拍摄大纲,我一看,需要我作的动作是一辈子都没作过的,什么:“摘下一朵花来嗅一嗅,用手指着天上,好似流星划过天际”,这些动作,在电视上,我没有看过一千遍,至少也看过一百遍。我和洁尘齐齐高喊不会。这让导演大为为难,这些常规动作不会,那就作些非常规的吧:走路,走路总会吧,导演让我们分别从画外走进画内。但是,一条拍下来,我才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连走路都走不好。原来以前走路,是多么的不规范。恭腰驼背自不必说,连停下来的动作都是粗糙、不堪入目的。
最后,万念俱灰的导演,让我和洁尘摆一个背靠背的Pose,象“黑白双煞”式地,齐齐将头转向镜头。这个动作让我俩感觉良好。因为,毕竟背后有个支撑。但是,这一条最后也没用,节目播出时,我和洁尘坐在两张黑檀木太师椅上,身后一座大宅院式的大门,被推开,几支蝴蝶飞了进去,这让我觉得:我俩活象大宅门内的金枝玉孽,要对观众述说一个世纪之前的爱恨情仇。
《鉴碟》栏目推出后,刘家琨一见我和洁尘,就称我们为“夺命狂花”。我们二人,也象得了“片头后遗症式”地,只要一合影,必摆出标准“夺命狂花”姿态,背靠背华丽转身,面向镜头。在白夜,我们(女人们)有过多少合影呵,各种组合,各种 Pose,各种面向镜头的微笑,只有这一种造型,是洁尘和我注册的。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07 12:06 评论(11)

2009-12-3 星期四(Thursday) 阴

  下面是几位同样从事写作的朋友在博客上对《锦瑟无端》的评说。谢谢朋友们!
  
何小竹:
洁尘又出新书了,为她高兴:)
实际上,洁尘每年都有新书面市。但这部新书与前几年的新书都不同,前些年她出的都是随笔集,今年的这一部是长篇小说,距离她上一部长篇小说《中毒》的出版达六年之久。洁尘自己透露,她从去年开始,就已将写作重点由随笔转为小说。这也可见,《锦瑟无端》这部新作的出版对于洁尘的特别意义。
《锦瑟无端》延续了洁尘前两部长篇(《酒红冰蓝》和《中毒》)擅长的男女情爱故事的构筑与讲述,但不同的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关系由一对变成了两对——考虑到其中的异性恋和同性恋的交叉关系,也可以说是三对。线索更复杂,情感更纠结,角度更新颖。其中呈现出来的情爱困境,亦更具深度。写作手法上,作者运用了一种复调式的叙述,这无疑会减缓读者的阅读速度,使阅读小说的过程更加耐人寻味。语言上,也比之前的两部长篇更凝练和成熟,留给读者的想象空间更大。
 
赵赵:
这本书洁尘似乎写了不少日子。我先是看了一些书评才看到书,其实这样不太好。我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情况都。
结构很设计,很精心,写得很有技巧了。读起来也挺舒服,两个晚上就看完了。有一种隐约什么味道,我说不好。就像一间暗的,旧的,采光不好的屋子,你听人说原来关起门来发生过很多事情,但总归又归于平淡,仍是一间普通的屋子,久无人住,落了尘土。一切都会如此。
但我还是更喜欢《酒红冰蓝》,可能在写作技巧上不如这本,但更有生命力,很直接有力地把我带入。就像石康的书我最喜欢的是《晃晃悠悠》和《支离破碎》一样。

桑格格:
这书出乎我的意料,之前误是以为是讲婚外恋、中年人、叹息和无奈。其实是写——爱能激发出来的勇敢和纯粹:女人对男人,男人对男人,人对人。关系可以复杂,但是爱如坚冰般明晰。整个小说在复杂的线索中稳稳不乱,和这个明晰有关;小说写了那么多失去依然让人心充盈,和这个明晰有关。这本小说使用的类似于戏中戏一样的叙事技巧,这种技巧很好用又很难用,好用是因为很出效果,难用是框架太明显很难控制痕迹。但是《锦瑟无端》却把这技巧用得炉火纯青,用情感的饱满和文字的准确把形式感支撑了起来,成就了一个里应外合的世界。真有南美作家那魔幻、浓稠、命运感的味道。虽然洁尘把这本小说写得让人不忍放下,但是能感觉她并不是用了全力,因为太游刃有余。真好看。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03 12:52 评论(29)

2009-12-1 星期二(Tuesday) 阴

  这些照片是女摄影师黄峥拍的。非常感谢。他就是这么一个孩子。很温存,很沉静,话比小时候少多了。已经开始进入少年了。谢谢黄峥为我留下这些瞬间。
  
  










  
  


  中岩寺合影。左,黄峥。右,税姐。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2-01 12:43 评论(8)

2009-11-3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我认为的闲是这样的:
  早起(因为头天晚上睡得好),脑子清爽,有冬天的太阳在还没有完全展开的天光后面晃着,随时会登场。
  跟右老师一起早饭。我的咖啡,他的奶茶。
  他上班,一边穿鞋一边说,今天不用去买菜了,晚饭就简单点。送他出门,看他下楼。轻轻关门。
  选了一盘很不错的CD在音响里播着,突然听到了特别熟悉特别喜欢的曲或歌。
  上楼去跟狗儿们玩玩,恰好它们刚洗过澡,毛很香很软。
  房间在9点前收拾完毕,差几分钟9点,已经捧着一杯热茶坐在了电脑前。
  这一天,没有必须要交稿的文字,只写自己在慢慢弄的那些文字。
  这一天,MSN上没有必须要开的“会”。朋友和熟人静悄悄地蹲在上面。偶尔有人上来闲聊两句。
  这一天,没有什么事情或约会要出门,就裹着大棉袄穿着毛拖鞋。
  ……
  可以在中午准时关机。
  可以在午睡后一整个下午都看书了。
  好些好书早就在等着我呢。
  ……
  晚上呢,遛完狗之后,早早钻进温暖的被窝,或看书或看碟。
  也有好些好碟在等着我呢。
  
  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今天应该就是这样。
  一堆事暂告一段落,家里的琐事以及新书的事。责编告知,《锦瑟无端》卖得挺好。大家都很高兴。
  脸上出了点问题,食物过敏。待这个小麻烦过去了,再来这样的艳阳天,就可以约朋友们喝茶了。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30 10:31 评论(14)

2009-11-26 星期四(Thursday) 阴

出处:阿潘博客

《锦瑟无端》:那些难以定义的情感让人惆怅

文/阿潘


关上《锦瑟无端》,最先升起来的是惆怅。然后,依然是惆怅。
读完的时候刚好是在半夜。
《锦瑟无端》是洁尘的新小说,这也是她的第三部小说。一部复调小说。
她的前两部是《酒红冰蓝》和《中毒》。《酒红冰蓝》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我爱你,再见》,俞飞鸿和黄觉主演。
很难一时用什么清晰简单的语言来评价这部小说。这就像你很难一下子用三两句去概括一个中年人。因为他们不再是小溪或者支流,而是有很多条小溪或者支流汇成的河。
《锦瑟无端》有三条线索,三个场景,它们同时在现实和虚拟的两维空间中交叉穿行。
林采薇和陆一鹤。两个四十岁的单身男女。寂寞的小职员林采薇,迷恋一部电影《锦瑟无端》;陆一鹤,电影《锦瑟无端》的导演,这是他唯一拍过的一部电影。两个人在各自的生活中“不动声色地很镇定地过着悲惨的生活,不呻吟不发飙,但非常的疼。”《锦瑟无端》是他们中间的线。而他们的前半生都有两个相似的特征:失去和寂寞。
唐诗,宋词,佟敏,乔虹,小阿,何田田,是陆一鹤的电影《锦瑟无端》中的人物,林采薇又把这部电影延展成自己的小说。其实,这些虚拟人物的故事影射着这两个中年男女生活中曾经的某些伤口,也就是说,他们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人。女人爱过的男人,男人爱过的男人。
不尖锐,不张扬,不刻意,不喧闹;像走在水下,往惆怅,往惘然,往说不清道不明里走。静下来想想,在我们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人生际遇里,又有多少还是可以简单定义,说得清楚的情感?
所以,让人惆怅。
女性情感,女性成长,一直是洁尘小说的主题。从《酒红冰蓝》到《锦瑟无端》,小说的叙述风格,叙述方式和故事结构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这是时间的痕迹。
《锦瑟无端》有两个地方让我特别佩服。一是:这么复杂的线头,洁尘接得很清晰很不动声色很有逻辑性,一点不乱;第二是,她一惯擅长的用三两句就点到本质而且点得很漂亮的特色依然延续着。
小说,是一门关于语言创造和想象力的古老的传统技艺。但网络和电视的日益发达已经让它产生了许多变异,就像那些被快餐改变的美食传统。
还有多少人,有足够的能力和耐性去继续挖掘这门深入人内心的传统技艺呢?这是结束了《锦瑟无端》的阅读后,升起的另一种惆怅。
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26 11:15 评论(9)

2009-11-23 星期一(Monday) 阴

  


  
  钟鸣的时间和空间
  
   洁尘
  
  
  钟鸣在其2009年10月出版(上海人民出版社)的《涂鸦手记》中有很多好段落。其中的两个好段落,一个在P148,一个在P216。
   “书就是这样一种亚热带雨,带来翠绿色的鬼鬼祟祟的穿山甲,淅淅沥沥落在书架上,渗透空气,用纤细的声音叙说自己付出了多少劳动。正是这点,决定它会在什么时候让人心疼?”
   “地平线上耸立的大石椅,上面又有一把小木椅。我们究竟坐在哪里心里更好受些呢?空间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这两个段落是触动我的那种文字。像被轻轻蛰了一下,被某种“纤细”的东西,随即有一种“纤细”的痛楚。在我读来,这两个段落分别讲的是时间和空间的问题。这也是所有问题包裹着的最核心的两个问题。
  《涂鸦手记》可谓钟鸣的回归之作。如果要宣传吆喝的话,《涂鸦手记》与钟鸣前面的三卷本大部头随笔《旁观者》,中间隔了有差不多10年的时间。可以给一个“十年磨一剑”这种随手拿来的说法了。这是从出版这个事件的角度来说的。十年,是时间概念,一头一尾的两个大部头,《旁观者》和《涂鸦手记》,是两把“椅子”,占据着空间的某一个点。这中间,钟鸣有一部总结性的自选诗集《中国杂技:硬椅子》出版。又是“椅子”。
  之所以说是“回归之作”,跟钟鸣这些年有意识地规避“文坛”有关。这十年里,钟鸣的身份已经很复杂了,在诗人和随笔作家之后,他更活跃和显著的身份是博物馆策划人和古董收藏家。有人说,钟鸣离开了书房,下海了。其实,读了《涂鸦手记》之后就会发现,钟鸣从来没有离开书房,从来也没有离开写作,他只是离开了所谓的文坛。他规避了很多外在的东西,这种规避使得他的写作最大程度地保持了他自己的特点,也相当有效地避免了写作的同质化。
  对自己的写作品质有要求的写作者,我想,看《涂鸦手记》都有一种特别的钦佩吧。它的密度,它的阅读积累,它的纵深度和广阔度,都会触发写作者自身的许多思考。关键是,它又是那么古怪和别致。它的用语、遣词、行文方式、思维向度,都跟当下的各种文体有相当的差别。它涉及当下的方方面面,但完全不流行,古雅又放肆,端素且调皮。在当下语境里,不知道该在哪里搁放它,不知道该如何给它分类,如何给它帖标签,它有一种不合时宜的派头,让人尊敬,但也让人不知所措。就《涂鸦手记》的这一文本效果来说,就是钟鸣的独特贡献。
  钟鸣是很高傲的,很多人,他觉得不屑于在一起玩,他不愿意浪费时间。他因他的高傲而孤独,大多数时间他就跟自己玩。他在自己玩的同时,拥有了一套自己独特的观察角度和言说方式。我跟钟鸣是交往十多年的朋友了,对他的印象,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颇为云遮雾罩不知深浅。一方面,他比我年长,对他始终有一种兄长般的敬畏感,另一方面,他的确复杂。他敞亮,但又回避;直率,同时也晦涩。为人如此,为文也如此。他有天才级的才华,孩子一样的赤子之心,同时,他又有一种特别隐秘的、针对这个世界特别精到有效的老谋深算。
  时间和空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这是生命中无解的困境。文学的作用在于,像钟鸣那样,讲出“什么时候让人心疼?”以及提出“我们究竟坐在哪里心里更好受些?”,就时间和空间这两个问题来说,就已经说够了。
  
   2009-11-19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23 11:36 评论(3)

2009-11-20 星期五(Friday) 晴

做客新浪四川聊《锦瑟无端》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20 18:46 评论(18)

2009-11-19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完全不能接受11月有这样的天气。太冷了。按成都话说,人都冷瓜了。
感冒了。不发烧,所以肯定不是甲流。就是鼻塞喷嚏嗓子疼。
偏偏又很忙,《锦瑟无端》的宣传推广。本来应该去北京的,但,实在不想动啊。而且,北方又是冰雪天。和出版社那边说好了,然后网站的朋友也很配合理解,所以,几个访谈都谈好在成都站做。

成都五家报纸的新闻稿在同一天出来了。谢谢各位记者朋友。有记者说我歇了6年,这才推出新书。其实应该是6年后推出新小说。《锦瑟无端》之前的小说是2003年出版的《中毒》。小说出版是隔了不短的时间,中间我一直在出随笔。有好多本随笔都是这期间出来的。总出随笔还是有偷懒的因素,毕竟随笔写作比小说写作要轻松些。

上了成都电视台翟7音的节目《宅院夜话》。以《锦瑟无端》为由头,谈了很多。7音的敏捷犀利向来是她的招牌,这次我们聊得很愉快。我跟人说话的反应速度跟对方有很大关系,对方慢条斯理,我就可以慢下来。对方快捷跃动,我基本上也可以伶牙俐齿。跟7音做节目,就跟打乒乓球似的,很有意思。

前两天先去了腾讯大成网,谈小说《锦瑟无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个链接。
洁尘做客大成网聊新书
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19 11:58 评论(16)

2009-11-16 星期一(Monday) 晴

洁尘最新长篇小说《锦瑟无端》已上市。当当、卓越也到货。谢谢各位朋友的支持。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16 12:48 评论(13)

2009-11-13 星期五(Friday) 晴

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13 22:17 评论(18)

2009-11-10 星期二(Tuesday) 阴

  








# posted by 洁尘 @ 2009-11-10 10:47 评论(16)

页码:10/ 72  9[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