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oqing

 duoqing
 资料


  2010年1月26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岁末记事:记范笑我先生及其《笑我贩书》
发布: 2009-12-27 23:43 | 作者: 一生为蠹鱼 | 来源: 天香楼博客
记范笑我先生及其《笑我贩书》
收到了范先生寄来的《笑我贩书三编》,展阅之余仍觉文字歉小外(实是货真价实),一如以往一般的亲切,阅读着内容仿佛又一次亲临书局,见到了在书山中忙碌的笑我先生。
范笑我是嘉兴秀州书局的局长,提到秀州书局应该在业内是小有名气的了。或许你不曾听说过,但只要你是一位爱书之人,秀州书局定会与你结缘。
依然记得第一次知道秀州书局这个名字是在《书屋》杂志上一篇介绍书局的文章,并知道书局内还出一份《简讯》,读罢文章,立即萌发一种想收齐所有《简讯》的念头,但无奈《简讯》发行量小,时间跨度长,而且简讯只是书友之间赠送,要想收齐这套《简讯》恐怕是前途渺茫。但这个心结一直萦绕在心头,直到那一天踏入了秀州书局。 营业员说:“这不只是你一人的想法,有许多友书都来信要这份简讯,现书局出版了简讯的合订本——《笑我贩书》。”我终于了却结存在心头的书愿。
第一次看到“笑我”二字,立即使我想起了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有一句“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范先生取笔名“笑我”是否取自此词中,不得而知。但在以后的交往中看到范先生在天涯论坛“闲闲书话”版块中发贴用的网名“自作多情”,似乎又在说明着“笑我”的出点。范先生真有点多情,买书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成了《贩书》的素材,这不是他多情怎会留下厚厚四五百页的《贩书》呢!
秀州书局其实只有一间门面,诚如首编萧乾老序中称其为“一间门面的文化交流中心,”它不仅是个文化交流中心,它还是一个社会观察岗。从这个文化交流中心辐射出来不仅仅是秀州的地域文化,更是近代文人文化缩影。阅读这部《笑我贩书》尤如随着“江南文化遗少”范先生穿梭于近代时空文化之林,巴金、茅盾、曹聚仁、弘一法师、章克标、沈曾植、王蘧常、王国维、张廷济、朱彝尊、金庸、黄裳等等一棵棵文化大树,时不时出现在你的眼帘,让你敬仰崇拜。
 慕名见到范君笑我先生是在他的办公室里,与其说是办公室倒更象一间图书仓库,除了能放下一张桌子的外,其余的空间均被一叠叠一包包的新书所占据,地面上堆得只留出一条容一人通过的道,电脑被挤到了桌角边缘,我们的交流就在这里展开了。范先生看上去比较精干,对其第一印象倒觉得不象一个文化人,但在随后的交谈中,这一想法立即被彻底粉碎了。我们从上虞谈到绍兴,谈到对嘉兴的文化认识,谈到各人的兴趣爱好。与其说是交谈贴彻的说是采访,他更象是一名文化的掘根者,不断地往你的精神深处探测你对文化的认知。简短的拜访与交谈,没有过多的客套与装作,平如往常,后我请其在首编《笑我贩书》中签名,特记如下“遵嘱留痕 范笑我 二00四年六月廿六日 印阳文笑我章。”并应要求合影留念。
时光飞逝,收到《贩书三编》早例签名“范笑我 二00九年七月 阴文范笑我章,”屈指整整五年,是那么的巧合,回忆五年前初厦的秀州行宛如眼前,我拼命地翻开三编中的二00四年六月廿六日的记载,希望能找到一丁点记录的痕迹。
岁末检点今年藏书,最喜爱藏书之一《笑我贩书三编》首列其中,不仅是因为份量重(三百十六页面,31万字,这是绝无仅有的),印量更少(600册),希爱书者宝之。
看着桌上三部厚厚的《笑我贩书》记,时间从一九九四到二00四年,记录着十年间秀州书局内发生的点点滴滴,它所承载不仅是文化本身,更是一种对文化的责任与态度。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10-01-26 09:00 评论(1)

  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作者: 香艳一万期 发表日期: 2010-01-21 14:08 点击数: 16
在中国,要说创办最早、在读书界影响最大、坚持出版时间最长的民间读书刊物,据我所知,要算《秀州书局简讯》。《秀州书局简讯》创办于上个世纪一九九0年代,由浙江省嘉兴市秀州书局范笑我先生主编,每月一期,十六开大,铅字墨印,一期只印三张四张。
尽管是一份简朴的刊物,但却编得十分精彩,就像一个简陋的屋子,却被主人收拾得十分别致一样。由于《秀州书局简讯》的字里行间氤氲着浓郁的知识性、地域性、趣味性、资料性,因而,深受书界人士的由衷喜爱,创刊至今好评如潮,冰心、萧乾、黄裳、姜德明、龚明德等著名作家、书爱家纷纷为她题字写信,分别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向她表示着热情的支持。
我第一次见到《秀州书局简讯》,大概是在一九九二年《秀州书局简讯》的创刊之初。当我读到她上面刊发的那些别具一格、短小精悍的书人书话时,心中便生出了无限的喜悦。以后,我虽然偶尔也曾读到过一些,但由于教务繁忙,并没有积极与她联系,渐渐地也就疏远了好多,一致将近十年时间未再见到。
二00二年十月中旬,我从《开卷》杂志上看到了《秀州书局简讯》精选本《笑我贩书》已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叶兆言、赵本夫等著名作家对她大加赞赏的报道。读到这则消息以后,我就像看到了久别之后的朋友忽然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就,心中感到了无边的欣慰。从那时开始,我便积极与范笑我先生进行联系,于是,便看到了最近的几期《秀州书局简讯》。
是的,《秀州书局简讯》上所载的内容,尽管包罗万象、五花八门,但最多的是关于读书、售书、购书、著书的内容,因而能让读书人从中品味到一种美好的书香气息。就拿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出版的第一百七十四期来说吧。
“李福眠十二月五日从上海来信说:‘初六,于书城购人民美术出版社零三年一月版《魏嵩高灵庙碑》一册。在博古斋见张廷济联:读书心细丝抽茧,炼句深功石补天。上款:嘉定钱竹汀詹事写贻之句·道光癸巳(一八三三)四月二三日。下款:新篁里书未张廷济。标价人民币六千元,非我辈太叟生所有。’”像这样的文字,不仅养眼,而且养心。
“康健二月十八日从北京来信说:‘大著《笑我贩书》想必手头还有,方便的话,寄上一部签名本,以便拜读并评介。书款可后寄,亦可用拙著《流动的月亮河》交换。”信里夹着明信片:北京市教育学会会员、《日记报》顾问暨指导专家、《青少年日记》、《小学生日记》杂志指导老师、廊坊市作家协会会员。信封上,躺贴着‘中国鸟’,名叫黄腹角雉,面值八十分。”这便是《秀州书局简讯》具有资料性的具体体现。
通读《秀州书局简讯》,我们还不难发现:《秀州书局简讯》具有一定的地方色彩。我们知道,嘉兴是一个文化底蕴相当浓厚的地方,我国历史上的第一部小说《搜神记》及其作者干宝便诞生在嘉兴。二十世纪以来,茅盾、丰子恺、徐志摩、朱生豪、金庸等文学大家更是在嘉兴层出不穷。也许正是基于此吧,范笑我先生在《秀州书局简讯》中很是重视有关嘉兴的文化信息的搜寻、整理和积累工作,从中我们时常可以读到有关嘉兴的一些资讯。如“嘉兴瓶山太极拳群体,在世界华人太极拳内有影响。金仁霖先生是太极宗师,嘉兴人。”
《秀州书局简讯》中刊登的一些文字,让人读后常常忍俊不禁:“二月六日新加坡龙军由二水居士陪同来秀州书局,龙说:‘新加坡是一个用钱控制生活的国家。上超市,投币一元可以取小推车。用完后放回原处,一元钱就会自动退还。乱扔垃圾就罚你在熟人区扫地。’”读到这里,让你不由得会对他们的这种做法会心一笑。而像这样的文字,我们在正式出版物中却很难读到。
闲读《秀州书局简讯》,就像在炎热的夏天坐在树荫下听一个老人絮絮叨叨地闲话一样,让人感到了别样的闲适和惬意。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10-01-21 23:27 评论(0)

  2010年1月15日 星期五(Friday) 晴
 
笑我多情為販書
到嘉興停留的時間相當短暫,也就是一個下午而已。而前往嘉興的原因,只為了看一看秀州書局,以及曾經的經營者范笑我。


秀州書局名存實亡。走進嘉興圖書館,秀州書局仍蝸居在館內一角,冰心題寫的牌匾掛在店中,只是現在的秀州書局僅剩下空殼子,即便裡頭仍簡單地陳列些待售書籍,但早已不再是過去那個吸引各方人士、互通有無信息的秀州書局了。


在2006年10月22日,范笑我在其部落格「聽訟樓」上張貼了秀州書局停業的訊息。12年半的時間,秀州書局為嘉興營造出了悠久歷史之外的文化氛圍,大江南北的騷人墨客市井草民,或通郵,或親訪,就是希望秀州書局能夠提供所需書籍。這份教人信任且依賴的吸引力,自然與書局局長范笑我脫不了關係。秀州書局不但盡力滿足各路客人,還自行出版書本,定期印製書票,尤其難能可貴的,是每20天固定發刊的《簡訊》。《簡訊》形式相當陽春,將每日見聞逐一記錄,採油印的方式密密地印在一張紙上,既不分類,亦無索引,然而其中卻如實刊載了藝文界、文史界的最新消息。若只是公布文壇的動態便也罷了,更難能可貴的,還有嘉興文史、書店情況、讀者往來……等種種事蹟。如:


10月16日下午,新興街道一中年婦女來秀州書局收款25.6元。問是什麼費,答曰門前三包代包費。又問為什麼收25.6?答曰書局門面寬3.2米,每米每月交8元。又問,書局每月已交衛生費10元,另4元安全費。答曰:「這是新品種,從十月開始。」

從汽車站零擔房取回35件新書中,有5件被人用刀割破,兩包缺少書了。據搬運工說,主要由於對方托運時沒孝敬裝卸的人。有的托運單位每人給吃根冰棒,書就能完好無損的運到。

又如:

3月27日,某讀者一邊吃油條一邊在秀州書局翻書。他指著《話說觀音》(羅偉國):「換一本,這本書上有油漬,手印。」「這是你的手印!」「你們服務態度太差了!太差了!」

中學生10月12日在秀州書局買《思想時代》(程巢父)時說:「『先進』怎樣解釋?」蔡老師:「查一下《漢語大辭典》?」中學生:「查過了,沒有『先進』條目。」蔡老師:「不可能!我查了之後告訴你。」谷柳說:「『先進』,如同睡覺一樣,把睡姿調整至適合舒服就好了,如果要去追求最完美的睡姿,其結果可能是最糟糕的一晚。」


上列所舉幾則,皆是書店生活中常見的情況,但是一般人沒有親涉其間,難以體認箇中滋味。范笑我看似瑣碎未處理的記錄方式,恰提供了最接近事實的原始樣貌。這些浮世繪般的《簡訊》後來編輯成冊,經過適當篩選後成為《笑我販書》,如今已出版至三編。而初編到三編所收的範圍,是從秀州書局開張直到2004年底,因此未來仍有四編的可能。當秀州書局結束之後,《簡訊》自然不再發行了,而范笑我依舊任職於嘉興圖書館,現實世界的聽訟樓,則是范笑我的辦公室,范笑我於此持續每日記錄周遭事件,所以聽訟樓還是活躍在網路以及真實生活裡,而簡訊也已編纂至2008年,並更名為《笑我雜記》。

許多書店都會將經營片段記錄下來,同時發表在網路上。然而像秀州書局這樣將販書日記完整記錄的卻少之又少,不僅發表於網路,更實際印刷成書,對文本留存的意義又是另外的層面。況且大概沒有哪家書店日誌能像秀州書局簡訊一般,每日孜孜矻矻,記載了極為大量且多面向的信息。無怪乎單是看《笑我販書》,便足以神遊秀州書局,那怕是秀州書局已然改弦更張的今天,透過范笑我的勤勉記錄,仍可從紙上碰觸到曾經的風華。

離開嘉興時,我沒吃到那有名的五芳齋粽子,也沒有流連於遺留嘉興的文化古蹟,但是卻在真正的聽訟樓渡過了極為美好的下午,說來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
發表於 2010/01/05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10-01-15 09:36 评论(0)

  2009年12月22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夜访秀州书局
作者:hycirin 提交日期:2009-09-29 20:57:03


记不清是哪一年,也忘记是春天还是秋天,有个关于危险品管制的全省会议忽然在嘉兴举行,公司派了我去参加。会上有位厂家代表大肆宣扬着胡椒醛的合法经营,不忘指出若是非法出口,获利可增加上百倍。我百无聊赖地记着笔记,时不时看一下手机短信。有一则是你发来的,内容是关于嘉兴几个书店的地址。
这次我出来得匆忙,只是草草寻了几个书店的店名就坐汽车奔嘉兴,到了会场才想起来没有地址可怎么找。幸好你就在网上,不多时就发来了详细的指南。其中最令我感兴趣的是秀州书局,不光是因为店主的名字范笑我有点特别,秀州书局简讯本就是我常读的网文,知道天南海北的书友都在这里来往,还知道店名是冰心题的字,很想去看一看。所以对于这家,我倒知道就在嘉兴图书馆,不过确切的路名不清楚。没关系,你的短信上有,海盐塘路。
晚餐时省市领导和众兄弟单位济济一堂,觥筹交错。有的领导喝得很高兴,有的领导一直很矜持。但等礼数已毕,我径直出了酒店,打辆的去嘉兴图书馆。一路上灯火交映,过了一座桥,看见沈钧儒纪念馆的招牌,思谋着明天找时间逛一下。又转了几个弯,灯光渐渐暗下去,路边的草木遮住了夜色,风中带着水乡的清新,一扫俗世的烦恼。车停了,对面出现了一座方正的大楼,小庑殿顶的风格,楼前是宽阔的广场。这就是百年历史的嘉兴图书馆了,比我想象中还要气派,非常符合始建于光绪三十年的前辈身份。
走进图书馆的铁门,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拥有十万古籍、千余善本的处所,空气中自然弥漫着书香。虽然直到大厅还是没见到一本书,明亮的厅堂空空荡荡,柜台后的工作人员安静地坐着。看了一下图书馆的布局图,从门外张望了一下阅览室,期间有三两借书人于此间出没。没有再进去看,就在一楼转了转,我想有书店的话,总该在一楼。
果然,一楼的角落上有个不大的店面,门口架子上似乎摆了几本鲜艳的畅销书,初看就像一个报刊亭,没见有什么招牌。进去之后,发现是一个不算小的店堂,长方形,四周墙上堆满了高层书架,中间用较矮的书架和书柜围成了一圈,顾客即在这两种书架之间形成的过道上绕店一周。书摆得很密,文史哲品种齐全,类似杭州的三联和书林。门口靠左是两架哲学书,一眼看到有本上海译文西美尔文集的《哲学的主要问题》,早想买一本,看见了不免翻一下。门边的台子后面有位戴黑边眼镜的大妈,不苟言笑,犀利的眼神不时扫在我的身上。我捧着书走近伊,问道,这书怎么卖。她说,我们这里都是九五折。我环顾了一旁的书架,发现颇有一些杭州特价书店常见的品种,于是说,有些书其他地方是卖五元的,这里也不能便宜了么。她坚定地说,我们这里都是这样的。
中间的架子上有几本上海书店的民国史料笔记丛刊,正属于特价店常见的那一类,蔡运辰《旅俄日记》杭州倒没见,心想总能见到,就不在这儿买高价的了,虽然书本身没几块钱。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有些可以买的偏不买,不着急买的却早抓在手里。墙角有个文献目录学专柜,有几种不常见的书,若能放到现在更是奇货可居了。内中有一套《蛾术轩箧存善本书录》,不算稀见,但我对这套书很有好感,说不清楚是出于对王欣夫的景仰,还是欣赏上海古籍蓝褐相间的古朴装帧,总觉得有这书的店家,档次一定错不了。自己书柜里也藏着一套,时时观瞻,从未读懂。紧挨着是古籍那一类,发现一本田守真《明散曲纪事》,少见的书,巴蜀书社出版,印数1000册。这是我头一次见到这本的真书,电脑里有个电子版收着,作为标本。可惜这本品相有瑕疵,犹豫半天放了回去,心里也知道肯定会后悔。在孔夫子网上买书多了,耳濡目染了不少习气,诸如品相、版次、印数等等,全是跟阅读无关的事项。近年来事实发展也是如此,书越买越多,读的屈指可数。忍不住又把散曲纪事找出来,问眼镜大妈,这个破了,可以便宜点吗。大妈似乎摇了摇头,说,价格一样,我们这里都是这样的。
再过去是小说,我最常读的类别,但是不想买,因为实在太占地方,而且很多可以在图书馆里借。一圈快转完的时候,发现大妈已经准备好钥匙,等着打烊了。店里只剩我一个客人,真是抱歉,不过见她一点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只是抱着胳膊站着。结账的时候,手里拿着三本书。《晓传书斋集》,王利器老先生的文史论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故学新知丛书本,明知有特价,还是拿一本。钱仲联《梦苕庵诗词》,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当代名家诗词集之一,闲来可以看看大师的诗是怎么写的。“劫后余春不可寻,怪他纸上满商音。水天残梦从头说,都是词人未了心。”“柔山软水我来迟,别后西湖足梦思。髡尽涌金门外柳,不堪重证阮亭诗。”《唐传奇笺证》,周绍良先生著作,考证精审,素为唐研究学者所重。我喜欢看传奇,红拂女,昆仑奴,却要,个个印象深刻,研究著作顺带着看看也好。
交钱时陋习又起,再次提起特价店晓传书斋只卖半价的现状,大妈口气略微软了一下,喃喃的说,我们这里都是这样的。伊顺手拿了两张藏书票塞在书里,然后拿起书来包装。我对藏书票很好奇,以前从未有过,这回赶紧仔细观瞧。是书局自己出的,一套两张,不知哪个年代的鸳鸯湖风景版画,古色古香,看着如同身临其境,耳边仿佛有鸳鸯湖棹歌飘来:
竹庄花发满沙汀,桂楫兰桡几度经。
犹记武塘传十詠,藕花香列水心亭。
光凭这两张书票,我对书价已经没有意见了,何况大妈书包得真漂亮。以前我在书店实习过,见过不少包书好手,这位大妈跟他们比也绝对是出类拔萃者。记得当时我很感激地谢谢她包的书,眼镜大妈轻轻地说,我们这里,都是这样的。回想起来,她说这话时应该带着一丝笑意。
临走时,猛然想到一个问题,我问,这里就是秀州书局么。她说是的,这里就是。
门外月光如水,晚风拂面。很想告诉你此行的收获,不过知道你并不感兴趣,我们的爱好总是那么不一致。信步走了好一段路,才找车回转,结束了一天的旅程。第二天不知道做了什么,只记得想去的地方最终都没有去。
再次来到嘉兴,已是三年以后的春天,中间发生了不少事。你已经从我的生活中离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在故纸堆中慢慢终老。秀州书局也已关张,正如杭州的三联。不论世事变幻如何沧桑,总不能改变心中所想。我仍是来开一个会,这次住得离近,晚上就自己走过去了。
地图上看一点不远,但走了半个多钟头还没找到。顺着地图上的路线,经过了一座长长的青龙大桥,感觉方向不太对了,无奈打了个的去。司机很诧异,说很近啊,可是黑灯瞎火我也找不到路,就开车吧。不一会就到了,方向与上次来时正好相反,这回图书馆大门在左边。馆内灯火依旧,沿着记忆的指引找到那家店面,居然还开着,很诧异。但进去一看才知道已经面目全非,现在完全是一个街头书报摊的装扮了,书架上空空如也,偶有几本青春玄幻畅销,看了有点心酸,不忍再呆下去。一抬头,看见了秀州书局的匾额挂在堂上,冰心老人的题字。终于见到了,或许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看一眼这块牌子吧,虽然此前一直没有意识到。掏出手机想拍个照存起来,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出了嘉兴图书馆,决定还是走回去。在海盐塘路的南端有一座石桥,一上去就看见了来时的路。再一看这座桥,居然也叫青龙大桥,原来地图上标的是这座,不禁哑然失笑。
走回来的时候,我删除了你的短信,告别了心中的秀州书局。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12-22 17:06 评论(1)

  2009年11月8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关于“闲话”作者:真正易水寒 提交日期:2009-11-7 22:52:00 | 分类: | 访问量:182
宁文兄:
谢谢您期期赠阅《开卷》杂志。客气话不说了,谈点感想,供您参考。
目前的《开卷》,正文中好看的文章不多,印象深的只有去年韩石山先生的一篇文字;我每期比较期待的,是后面的《开有益斋闲话》,但发现一个问题:近两年来,“闲话”越来越趋于资料化,而少了趣味性。现在几乎所有民间读书报刊都在做此类的“闲话”,终究不伦不类的多,令人眼前一亮的少。为什么呢?依我看,这跟写作者的性格、视角、写作功底有关,但归根结底还是由性格决定。
现在各民间读书报刊的“闲话”,大多受了范笑我当年《秀州书局简讯》的影响,并有以之为师的集体无意识。范笑我的“简讯”先后编成《笑我贩书》及《笑我贩书续编》,那是真好看,他在通讯里塞进了林林总总的世间万象,以书为载体,提供给读者的,却是晚报风格的猎奇文字。好像是叶兆言吧,说范笑我是个有病的人。我认同这一点,他的性格中一定有偏狭的一面,正是这种偏狭造成了他视角的独特,总能挖掘出最令读者痒痒的东西。
而宁文兄,似乎不忍心拂了每位来稿者、来函者的意愿,不能当正文发表的,就挑出名气大的、地位重要的人的文章、信件,摘录若干,放到“闲话”里,却忽略了其“可读性”。更有一段时间,几乎期期都有某些作家的“讣闻”,那些资料,网上一搜一大把,而且远比你的详尽。基于对老知识分子的尊重,讣闻不是不能发,但总该有些特点——可以换个角度嘛,比如只写逝者生前的若干轶闻等等。但以宁文兄敦厚圆融的性格,题材选择和写作角度,不愿“取其一点”,必中规中矩,尽量面面俱到,以致“闲话”成了“资料汇编”,成了正文的边角余料。当然,“资料汇编”也可以称为“特点”,甚至,没有特点也是“特点”,就看怎么理解这个问题了。
“闲话”若自成一格,就要有性格,个人本性难移,起码还可塑造一种写作性格,即传说中的“残忍”。写作者对待文字和题材,必须残忍才有可能产生出“趣味”!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11-08 15:32 评论(2)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Friday) 晴
 
发布期限:2009年9月7日 至 长期 举报此信息: 虚假信息 垃圾信息 违禁信息 中介信息


由于在租赁权上起纠纷,嘉兴火车站旁的一家粽子店前几天被一伙人给砸了,连墙都被砸出了一个大洞。

  有关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有了新的进展。  

  五芳斋100万租下综合楼

  昨天,记者拿到了铁路嘉兴车务段写给上级单位上海铁路局的一份书面汇报材料。

  被砸店面位于嘉兴火车站综合楼一层,业主是嘉兴车务段下属的嘉兴劳动服务公司。

  综合楼共有两层,分别被两人租下,当时合计年租金是36万。原先租期是到今年7月31日,在租期到期前,劳动服务公司书面通知原租户,表示要“重新竞投标”。

  这个时候,五芳斋集团得知此事,表示愿意以最高一年100万的价格,高价租下整幢综合楼,而且还承诺会与原租户妥善处理好遗留问题。

  7月29日,嘉兴车务段接受了五芳斋抛出的绣球,并于7月31日与对方签下租赁协议,租金100万一年。没几天,劳动服务公司收到了五芳斋的第一年租金和10万元保证金。  

  真真老老认为他们有优先权

  店面经营户“真真老老粽子店”是在3年前从原租户手中,租下2间店面。

  他们一直认为,他们作为原经营户,应该有租赁的优先权,而且嘉兴车务段对于这一轮的出租,没有采取公开的招投标,他们觉得不公平,于是在租期到期后仍然拒绝搬出,并要求铁路方面进行公开竞标。

  随后,火车站方面对综合楼采取了停水停电措施,希望促使对方搬出。不过,真真老老粽子店还是继续营业。

  8月26日,五芳斋方面想对综合楼进行装修,双方人员发生冲突,随后在警方的介入下,局势被控制。

  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于是9月3日发生了真真老老粽子店门口被堆黄沙的事情。  

  原租户说会配合五芳斋

  现在,铁路方面认为,车务段之前并不是租给真真老老粽子店的,他们只是转租户,所以并没有租赁的优先权,而原租户的租期已经到期。

  根据五芳斋集团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把店面转租给真真老老的原租户表示:“将清退真真老老的租赁事宜,由新承租户全权处理”,落款时间是8月11日。这一说法,记者从原租户那里得到证实。

  昨天,记者从真真老老粽子店得到消息,从今天起,该店面将暂停营业。
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09-25 10:02 评论(1)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Friday) 晴
 
怀念一家书店

时间:2009年08月19日 06:57:56 来源:临海新闻网 字号:大 中 小 [打印]

 开博时间不长,某天将多年以前写的一篇关于嘉兴秀州书局的旧文发布到博客上。最近,看到一位路过的杭州博友在文后留言:秀州书局关掉已有4年。
 看到这短短10个字,真的感觉比较突然、震动,怎么可能?印象中,生龙活虎、有声有色、令人心仪的一家书店,怎么就会关闭了?而且竟然还是4年前。怪自己也实在是信息不灵,孤陋寡闻了。
 马上上网搜寻相关消息:秀州书局1994年4月6日开张,因故于2006年10月22日停业。屈指算来,真的已有4个年头、快整3年了。
 知道嘉兴的秀州书局,是多年前读了临海作家陈大新老师的散文集《坐对沧桑》中的一些文章,而心生羡慕并向往之的。
 秀州书局店名牌匾由冰心题写,书局负责人范笑我先生负责的书局只有一间门面,然而却名播九州,“小店远客不时来访”,全国各地许多文艺界名流和普通读书人都曾造访过书局,更多的文人墨客与书局有着联系,小小的书局在全国各地的文化人中广有影响和口碑,秀州书局是书店,更是一个“文化交流中心”。
 书局自办自印有一份《秀州书局简讯》,很有意思的一份小刊物。其中有文艺界大家的诸多文事,有新书书讯,有大量的特别是关于嘉兴的文史资料,也有学术性的探讨。最有意思的是写顾客的,将买书者的种种行状、言语记录在案,用白描手法,往往是了了几笔,人物行状心理跃然纸上,简直是一幅世相百态图。书局还自己定期设计印制藏书票,漂亮精美,也令爱书人把玩爱惜不已。真是叹服范笑我先生,开书店已是一项繁杂累人的事务,他竟然还有“闲心”编印《书局简讯》,后来范笑我先生编著的《笑我贩书》即为数年来简讯的精编。已故著名作家萧乾先生在书的序言中慨叹:任何工作,不论空间多么窄小,只要投下心去,都能干得辉辉煌煌。
 曾去信秀州书局,寻购倾毕生心血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著名翻译家朱生豪及夫人宋清如的传记《诗侣莎魂》(朱生豪之子朱尚刚著)。因作者就住在嘉兴,信中特嘱范先生请作者签名。不久就收到了所要的作者签名本,另有一期书局简讯和两枚书局印制的藏书票,笑我先生还附有短笺一封。
 我写的关于秀州书局的小文在《临海日报·读书版》发表后,细心的陈大新老师将报纸寄给书局的范笑我先生,于是相关信息也出现在《秀州书局简讯》中:8月31日,陈大新从临海寄来一张《临海日报》(8月28日),《读书版》上有署名**的文章……陈在信中说:“**,即***,******工作”……时光荏苒,那都已是2002年的事情了。
 《笑我贩书》曾在临海席殊书屋买到过。得悉书店关闭的旧闻,在网上搜索,知道后来范先生还编有《笑我贩书续编》,内容选于2000年至2003年的《秀州书局简讯》。我在博库书城淘到了该书,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书林清话文库中的一种。同时还得知《笑我贩书三编》也已面世,内容选自2003年11月到2004年年底的《秀州书局简讯》,仅印600本,库存已不多,我又购买了作者签名本。同时店主告知,四编正在编制,可能年底完成。这些“贩书”记录,这道书界独特的风景,随着书店的关闭,可能以后就成绝版、“绝唱”了。《三编》的快递很快就收到了,有范笑我先生的亲笔签名,还加盖有作者阴文篆刻印章,落款是七月,应该是即时签名的。书由黄赏作序,止庵二序。
 在我国,因为利益,因为生存的需要,同时也囿于开书店者的思想和素养,书店大多为书摊,能拥有自己的思想和风格、彰显个性和立场的书店并不多见,而秀州书局能做得有些另类而独特,殊为难得。有读者称:秀州书局是中国读书人心目中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江南文化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 如今风景不在,只留下回忆和怀念。
 我曾在写秀州书局的小文中写道:还真是羡慕嘉兴的读书人,有那么一家别致的书局,有那么一份别致的《书局简讯》,还有那么一位别致的“贩”书者笑我先生。嘉兴临海同在浙江,相距并不遥远。我渴望能去嘉兴,去秀州书局一访。
 由于难得外出,由于思想的麻痹(想着反正那么近,随时都能前往,哪想到书店会关门)到嘉兴一直未能成行。
 而今,造访秀州书局的小小愿望却再也不能实现了。
 秀州书局,永远的心仪。



 作者:游子吟 编辑:吴佳
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09-25 09:25 评论(1)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Friday) 晴
 
『闲闲书话』 [书余文字]嘉禾重访范笑我


 作者:高卧东山 提交日期:2009-9-24 21:28:00 访问:47 回复:2

范笑我的秀州书局因为销售禁书而停业之后,我一直想去嘉兴看望他一下。这次重见,是在苏伟刚的鸳湖书局。鸳湖书局在嘉兴城的环城南路上,书局大门隔条马路就是护城河。书局布置得洁净清雅。收银台上方是许鼐龢题跋的古镜铭。店里墙上挂着赵清阁画的菊石小品和唐兰手书金文“自然”二字。书架占去书局一半的空间,临窗的另一半是可以供几人围坐闲谈的低沙发和矮茶几。
  
  鸳湖书局收银处坐着的那位很有风度的阿姨,我是有印象的。她原来就在范笑我的秀州书局工作。2003年春节我到嘉兴,就是她接待我。这位阿姨的存在使秀州书局和鸳湖书局保持了某种延续性。就像一个家族里的兄弟两个,兄长离开了,还有弟弟在耕读持家。嘉兴文脉的这柱香因之没有断掉。
  
  我正和苏伟刚一起看他收藏的名家墨迹,范笑我进到店里来。
  
  六年的时间走过去,他有点显老了。因为不认识我,表情看起来有点茫然。他穿得很马虎,黑色的牛仔裤裤脚脱线了,漫不经心地挽起来一点,可还是没精打采地拖着地。使他的外貌跟六年前形成显著反差的是摩丝的缺席。六年前那坚硬闪亮的摩丝彻底告别了他的头发。这使他整个人看起来萧条了一些。
  
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聊大家共同认识的人,说说他们的近况。范笑我话不多,就象小城里的这家书店一样安静,也许是因为还不熟悉。一起吃过饭,并参观了朱生豪故居之后,话题的温度才逐渐升高。而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嘉兴图书馆二楼,他的办公室里。
  
  办公室不算小,他一个人用。三张办公桌和旁边的地上都堆满了书刊资料,没有一点腾出来的空。这点和我想象的一样。只有屋子中央一张电脑桌上,摆着一个台式机。充当着范笑我秘书的角色。我问他:“你现在在图书馆里负责什么?”他说:“收集地方文献。”“资料堆得这么乱你怎么找啊?”“我都有数的。”
  
  找凳子坐下来之后,他用玻璃杯给我沏了杯热茶。
  
  “你是怎么想起来写《笑我贩书》的?”这样的问题他大概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不过他轻车熟路的回答,对我来说却是新鲜的:“我最早是在厂里编厂报,5块大黑板,3天更新1次。写《笑我贩书》跟编厂报一样的。”
  
  “是什么厂?”我爱打听细节。
  
  “绝缘材料厂。现在我还觉得那时候编厂报有意思。把一个厂的历史记录下来。就是记录一个时代。记录很多人的命运。后来把我调到图书馆古籍部负责接待读者,我没事情干,就把民国《晨报》里跟嘉兴有关的条目一条条都摘出来。”他提到一个厂的历史,让我想起来贾樟柯拍的《二十四城记》。
  
  “秀州书局停业后情况怎么样?”
  
  “那时候出了问题,几个警察几次到我的办公室里搜查,所有的抽屉都翻过。他们也不好意思的,说他们也是照章办事。我说没事的,你们翻吧。后来倒也没吃官司。领导给下了一个结论:此人不适合经营书店。做过十二年书店,我还是不适合。我也做够了,关了也挺好,我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他摊开手,表示确实无所谓的意思。
  
  我代表全国人民替他惋惜:“你和书店互相都给予对方很多东西。”
  
  “是啊,书店给了我一个平台。经过这十二年,最起码我不担心失去工作以后没事干。而且那些文化名人给我写的信,我积累的160万字的《笑我贩书》,这些都是我的财富。我也使这个书店出名了。”
  
  我还记得秀州书局关门大吉的那一天,那是2006年10月22日。那天范笑我博客的标题是:秀州书局停业。正文只一行字:秀州书局1994年4月6日开张。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理想的一次自我挫败。”
  
  范笑我说话的时候脸上很少伴随什么表情,声音很轻,说起什么来都是淡淡的。他的脸似乎是被挡在了一层思考的帘幕后面。《论语》里说:刚毅木讷近仁。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意思。一种无可无不可的空气漂浮在这个安静的办公室里。
  
  我又问他:“听讼楼是什么典故?”
  
  范笑我答道:“一般人都觉得听讼楼是等着打官司的意思。不是。《周易》里面有“需讼师比”这几挂,讼是“公言”,让大家说话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要听大家讲话。周易时代的人生哲学是环形的,无始无终,可进可退,人处于一种比较自然的状态。独尊儒术以后,人生变成线性的,不是上去就是下来,到了顶上就怕掉下来。很紧张。”
  
  “我觉得你写的东西里最特别的一点是关注平凡人的生活。”我接着说道。
  
  “是的,卖菜的,理发的,他们的所思所想我都感兴趣。”
  
  “你记录了这么多人的言行。你自己在哪里呢?”
  
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笑我贩书》里有我,我在里面发言。里面有很多话都是我说的。”
  
  我笑着问他:“《笑我贩书》里那个‘我是谁’是谁?”
  
  “那是一个城管。”他还是没什么表情。
  
  “大家都说你笔下皮里阳秋的东西很多。”
  
  “文曲星文曲星,作文就是要曲笔。我没有恶意,也不怕得罪人。”他很认真地说。
谈到他现在的工作,我问他,图书馆领导如何评估他的工作业绩。他指了指我旁边凳子上摆着的三大厚本打印稿。“喏,就是这个。”我看到那摞文稿的自制封面上打印着四个大字“笑我杂记”。“我就交这个就行了。”
我心里想,嘉兴图书馆的领导可以算是知人善用了。跟范笑我聊天,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后来又谈了嘉兴图书馆馆藏古籍的情况。谈了他和他认识的一些收藏家,作家之间的交往。看看时候不早,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我就起身告辞。他问我接下来去哪里。我说该去的几个地方,上次来嘉兴已经去得差不多了,这次只想自己在城里随便走走路,也没什么目标。他把我送到图书馆大门口,指着对面的公共汽车站,说坐那辆车可以到南湖,也可以到城里。说完,他好像要找什么似的,把手伸进裤子口袋里翻 “你有没有坐车的零钱?”他问道。我说有的。
下午三点多钟,嘉兴城外,日酣川净野云高。我过了马路,回过头看去,范笑我还在图书馆大门口站着。江南依旧有这样一种好风景,叫做“目送”。
我沿着马路独自向前走去,走过了南湖,走过新修的大桥,走过五芳斋粽子连锁店,走过少年路上那秀州书局的旧址,走过嘉兴城里一条条喧闹的街市。当你把范笑我这个人和秀州书局剥离开来,就会发现,他其实一直把耳朵贴在嘉兴城市喧闹的心脏上,感受着它的每一次跳动。这个嘉兴古城的冷眼赤子。我们低估了他的雄心。他不仅仅是嘉兴历史的渔夫,把那些沉入水底或即将流走的陈年旧物打捞上岸,清理,晒干。他更是一个聆听者。是自行车厂工人,采菱者,知识分子,城管员,琴行老板和小学生的聆听者。是民间声音的广播员。并且二十多年来,始终如一。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09-25 09:22 评论(2)

  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今天突然心血来潮想到翻出我的“百宝箱”,那里面珍藏了我很多过去,有陈年旧照、邮票、每一场电影票,火车票,飞机票,旅游景点票等等,还有一些我喜欢的别人写的文章,也有一些是自已写的,还有我特别喜欢的泰戈尔诗集,偶尔还会拿出来一个人大声在房间里朗读几篇,这些都是我的宝贝。
《秀州书局》,在我的百宝箱里偶然发现了这样一篇作文,这是一篇我在2004年7月29日写的作文,看到这篇作文便让我记起了那段经历,记得那个时候秀州书局是在嘉兴图书馆里面,我走了很多路才找到它的,那是一段代表年轻,求知的回忆,回想起决定去这个书局时觉得自已特别可爱,那种想去就去的冲动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又去化很多,庆幸的是那时候的冲动给现在留下的也是美好的回忆,记得那天一大早起床,匆匆忙忙去赶车,谁知我是一个马大哈,穿着房间里的拖鞋就去了,到了车上才发现,那一天可真是糗大了,那时候是第一次去嘉兴,一个人一个背包,拎着一个相机,拖着一双拖鞋,在大街上找这个所谓的书局,以为那是一个大书店,没想到街上没有人知道,转辗找了大半天才在嘉兴图书馆里面找到它,当时我真是哭笑不得,秀州书局,据说是冰心提的字,我记忆犹新,那一次我是拎着两大捆书回的湖州,回到家后就写了这篇作文,现在才了解,人是不能没有感触的,人也需要一点冲动,生活才会更精彩。
2009年07月27日,绿光森林博客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09-15 08:48 评论(1)

  2009年4月5日 星期日(Sunday) 晴
 
4月5日,沈鹏年电话说:“我的《云行流水记往》马上就要出版,书名是南怀瑾所取,也是南怀瑾题写,南怀瑾还作了序。上海三联出,四十多万字,六百多页,上下两册。要希望标价低一点,标了35元。书中有许多插图,包括书影和信札。比如郭沫若给我的信。我自己订了一百本毛边本,送朋友。我曾书稿寄给南京董宁文,後来给退回来了。再後来董宁文寄我《开卷》合订本。这次出书,我要寄他一本。还想寄一本给北京的谢其章。不久前,我快递寄给高信一本《文以载道》,高信来信要此书。南怀瑾还在庙港,他很忙,九十了。”
 
# posted by 自作多晴 @ 2009-04-05 17:33 评论(0)

页码:1/-11     本站域名:http://xiaowoduoqinglou.blog.tianya.cn/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一生为蠹鱼:记范笑我先生及其《笑我贩书》(2010-1-26)
香艳一万期:《别样的闲适》(2010-1-21)
yihwa:笑我多情為販書(2010-1-15)
hycirin:夜访秀州书局(2009-12-22)
好像是叶兆言吧,说范笑我是个有病的人(2009-11-8)
真真老老和五芳斋的店面之争(2009-9-25)
游子吟:怀念一家书店(2009-9-25)
高卧东山:嘉禾重访范笑我(2009-9-25)
  关注下...(2011-11-1)
  一肚的才学,一身的不合时宜。...(2011-9-16)
嘉兴范笑我几日前寄来签名的《笑我贩书四...(2010-5-25)
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志远大厦五楼E座云南农...(2010-5-6)
总计 146780 100% 66609...(2009-12-31)
哪里
142540


土豆香香 普通成员
自作多晴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