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雪斋里的风花雪月


漱雪斋里的风花雪月
yanqiao.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风以翻书,花以言情。 雪以忆旧,月以清谈。 —— 漱雪斋主人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airp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16504 次
  • 今日访问:3次
  • 日志: -228篇
  • 评论: 14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5-10-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9-7-7 星期二(Tuesday) 晴
 创意设计与城市品牌相结合,是近年来不断兴盛的一个趋势。最近,各大出版社相继推出了以城市为主体的设计类图书,详解了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是如何将自然、历史与生活之美融入设计创意,也为旅行者提供了一种别出心裁的旅行方式。





  设计流1 设计与大旅行合谋

  我一直觉得设计不单是一种艺术,还是一种生活的状态,我的一位朋友阐述设计给生活的感受,居住在极简主义的风格里,家具低矮,视线没有任何遮挡,没有任何多余的抽屉,一切都在伸手可以触摸的地方,生活在“设计”的空间里存放,其实暂且不讨论设计给生活带来的影响,这里涉及到设计的世界观,甚至可以说是设计的“幸福感”,综而言之,就是设计为了什么?原研哉将设计看成是一种内在的信息交流,其实不外乎去看......

airp 发表于 2009-07-07 12:45 | 正常 | 分类:文化扫雪 | 评论: 0 | 浏览:15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7 星期二(Tuesday) 晴
小津要求演员的姿势符合“构图”,诸如用匙子搅红茶两圈半之后转身的动作,要拍几小时,难怪演员会说“要是明天小津就死去该多好”。






  以前去采访一位导演,无意中谈起他喜欢的电影导演OZU,因为他从小在美国长大,受到的教育又是英国的艺术教育,喜欢的却是日本的导演,过了大半天,才知道他说的OZU,就是小津安二郎!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是小津迷呢?我自己乱总结了一下,喜欢小津的人至少要有:顽固的耐心,有细节癖好,希望“静观”的视角,喜欢人情味的微妙纤小的变化——适合一些性格相对封闭敏感的人,不知道这些话有无得罪人?

  这本《小津》的作者唐纳德·里奇可谓是超级的日本电影迷,此书自从上世纪70年代问世,已经成为小津研究......

airp 发表于 2009-07-07 12:39 | 正常 | 分类:品质生活 | 评论: 0 | 浏览:13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27 星期二(Tuesday) 晴


 河童的“肚脐眼”
颜桥(书评人)

看河童,确切说是“窥视” 河童更确切些,《窥视日本》、《窥视印度》、《河童旅行素描读本》其实这些书,你大可不必很认真地读,单是河童本人,便足以观看了,有个很喜欢河童的朋友和我说看了台版的《厕所大不同》,据说河童每到一家朋友那,必得先问问“我可以看看你家的厕所吗?”然后随身携带一皮尺去量量看,于是有了那本书。有趣的恐怕更在人的天性。
河童的看家窥视本领,要属“俯瞰图”了,无论他站在屋内的哪个位置,都能像蝙蝠一样挂在天花板上,这些精确度和透视度极强的“向下窥视的眼睛”,让你觉得在作者的目光中获得一种独特的透视空间,在这本《河童杂记本》的最后,作者终于把这个“秘诀”传授给读者,“请从房间的角落拉出對角线。线会交叉在一點上,這点就是俯瞰图最重要的基准——視點。它就是一點透視繪圖法的肚脐。”然后“再从從肚臍拉線,延伸畫出去就行了”,这种从上往下的“俯视感”所蕴涵的恐怕不止于透视技巧或作图技巧,俯视感让你从觉得可以让目光“停”在任何一个位置的点上,从而进入到每一个细节里......

airp 发表于 2007-02-27 23:23 | 正常 | 分类:品质生活 | 评论: 1 | 浏览:22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3-17 星期五(Friday) 晴
 夜读抄 ——


早在《知堂书话》便见过《闽小记》的名字,“《闽小记》文章亦佳,栎园思想却颇旧,不大能够了解那时的新文艺倾向,故书中关于闽歌没有类似的记载,或者因为他不是本地人,所以不懂得,也说不定。”(《广东新语》),之所以还记得,一面发倒是由于知堂的批评,另一面因为自己是闽人,多少有点怀乡症,所以暗下留心起来,所淘得本子乃是“瓜蒂庵藏明清掌故丛刊”的一本,上古的影印本。
说起闽乡,便急于找到那些熟悉的词条,榕树、龙眼、闽茶、柳……感觉周亮工的“闽中风土”总有些“新鲜”,草木虫鱼皆可入文,“延平一郡人皆接竹取水,分支别派,高低远近,互达于釜,其中往往有虫细如发,长可二尺许,土人呼为丝虫,……以手引之骤断,试之水复动,若有知识者,……又言经火即不害人,故闽溪水不可生饮。”(《丝虫》),又“墨鱼又名算袋鱼……闽人名之花枝,相传一胥吏醉坠海,周身悉化为异物,此其招文袋也。所垂白带宛然浮游,海面有物触之,则吐墨自覆,人反得其墨而迹捕之。”此中趣味多是隔雾看花,栎园并非闽人,此是“异乡人的故乡”,多少旧事俗物,一旦换到异乡人的......

airp 发表于 2006-03-17 11:49 | | 分类:品质生活 | 评论: 4 | 浏览:23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3-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颜桥
 答应一位老先生代为查找张伯驹主编的《春游琐谈》,因缘得见此书。据说此书为张公1961年赴吉林省博物馆任职,所立“春游社”成员,旧友新朋,每周随书一纸,内容多为金石书画、词章轶闻,集聚成册,1984年中州古籍出版社首次将《春游琐谈》公开出版,印了8000余册。而北京出版社98年重出本书,汇同《素月楼联语》合为一册,改名为“春游社琐谈”,再加上辽教的《春游纪梦》,从中抽出张文,单为一册,实则一变体尔。
 里面署名“丛碧”者,正是张伯驹的号,而文字亦多有观之处,如《春节风俗》:“至颍州则避食鱼……席间主人奉鱼至,上满浇红汁,热气腾腾,客不辞,下箸时坚不能动,视之则木鱼。再细视之,上有刻字,则康熙某年制也。”此盖有助加深中国人“年年有鱼”之理解,又“湖北春节拜年,主人必煮鸡蛋二枚奉客,客必食之,否则为不敬,是以一日拜年,只可三四家,如到十家,则食鸡蛋二十枚,腹不能受矣”,此类风俗闲笔,非但有趣,看到尽处,视为“国民性”小像,亦无不可。又如慧远的《晚清以轿夫喻四京官》:“清末官场腐败。尸位素餐者多。当时以抬轿夫四人喻四京官,语虽......

airp 发表于 2006-03-08 09:35 | | 分类:品质生活 | 评论: 0 | 浏览:23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2-18 星期六(Saturday) 晴
颜桥(书评人)

两年前,“胡兰成”这个名字着实“火”了一把。那时我在《好书》做编辑,女友在深圳工作。在从北京到深圳的车上,我带着编辑部里唯一的一本《今生今世》,登上南下的列车,在咔嗒咔嗒声里,我有幸读到胡的文字,深以为好,加之得见佳人在即,真是有那么点“岁月静好”的意思。
那时与三个朋友住在海淀半壁店的一栋破旧逼仄的楼房里,夜半,小偷从二楼的窗户进来,摸走衣物,“借”去了钱包里的“现款”(一共七块二毛),所幸证件被弃置在地下,随之而去也有那本翻得半旧的《今生今世》,奇怪的是其它的图书却幸存下来,惟独要走了《今生今世》,小偷先生自然也是看排行榜的,不容小觑。(《好书》同志请务必保留以上两段,勿删。)
跑了半天的野马,多少把自己与《好书》沉积多年的“公案”交代了,胡兰成未尝不是一个长长的“话头”,关注话头的人远比关注书的人要多。看到简体本的《山河岁月》,第一感念也非与书有关,无论你从哪里入手,背景身世、婚姻还是与张爱玲之间扑朔是非的爱情……作为“话头”的胡兰成总是喧嚣的,而书却是寂寥的。
在网上能读到许多胡的著作以及相关资料,除了已出......

airp 发表于 2006-02-18 10:33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87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0 星期五(Friday) 晴
 偶见止庵的一篇旧文里说自己不喜“?”与“!”,云:“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写过“标点符号史”之类文章,如果有的话,倒是很想一读,希望弄明白叹号、问号之类,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汉语中应用”。
 止庵对“!”“?”的看法有个前提,恐是对此类“抒情方式”的厌恶,细究起来有个暗藏的设定——“!” “?”等于外在、张显的抒情。“!”在现代汉语规范里多是与“啊呀嘛啦”粘到一快,动静好大!问题还在于我们这套牢牢的“抒情规范”是几时建立起来,并成汉语教育的规范?查袁晖、管锡华等所著的《汉语标点符号流变史》(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早在1909年,鲁迅与周作人合译的《域外小说集》的《略例》里就提出 “!表大声,?表问难,有虚线以表语不尽或语中辍,有直线以表略停顿,或在句之上下,则为用同于括弧。”此可看成较早的标点“规范”,!尚未表“感叹”,只是表“大声”,?则为问难。
 甚至对于是否采用“!”“?”还有过论争,《新青年》第五卷第三号刊登慕楼和胡适的通信,一方要求用中国古代的虚词乎么呵哉等来取代“!”“?”,胡适则举中国京戏里的例子,“当真?”“当真。”“果然?”......

airp 发表于 2006-01-20 10:53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20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0 星期二(Tuesday) 晴


颜桥

浦江清,江清浦,你可以颠来倒去地念,丝毫无碍于这个水汪汪名字的诗意。以其身处的三四十年代的清华园知识圈,陈寅恪、朱自清、张荫麟 吴宓、钱穆、顾随、施哲存……真可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但浦氏有趣的地方,在于他似乎成了那个庞大的知识圈的一个“结点”,好比是礼服上靠近胸口的那颗纽扣,由于它的“松动”,我们才得以窥见那个时代文人的“胸膛”,于是,我们忽然“发现”了这颗闪亮的扣子。
浦氏的趣味注定了他不会成为“看春花夏叶,昨夜星辰与今朝露水”的那路文人,读浦氏的日记,言物必系以明细,以通银钱出入,并比较物价之贵贱。诸如“此间包子五角,油条五角一只、豆浆一元一碗……,唯稀饭五角一碗,算是廉的。余在德兴喝过豆腐店一角一碗之豆浆,较此间一元为好。”此是市民家“声口”,浦氏一直临着沉重的家庭负担,在日记写出亦人之常态。而浦氏的独特的地方在于,总是能在密布着孔方银钱的罅隙找到“生之乐趣”,那些银钱明细的出入庸琐后面是点点滴滴的趣味的囤积,成了“自家宝藏”。其谈某君“年三十,无妻。求偶甚急,见人辄爱谈哲学,亦滑稽可听。谈屡揽镜作态......

airp 发表于 2006-01-10 17:13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24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2-6 星期二(Tuesday) 晴
颜桥


 我与永义素未蒙面,他放心把他的第一本小说的的序交付于我,我则难免有愧。序跋有分,序好比“脸面”,描眉若非精准,多少扫却看家的雅兴,而跋却如灶边絮语,赘言不妨,谅友不多怪矣。大抵我是合于作跋的,炉边烹茶犹可打盹,一俟千人只眼,难保言不由衷了。
 永义与我是在榕树的网文大赛上认识的,那年他参赛的中篇正是本集收入的《苦扁桃》,他期望甚殷,只是比赛后来不了了之。他的小说我大都陆续看过,此次旧文重读,多了些今昔之感,而今让我再来评论永义的小说,早把当年那些庸碎的文青论调,忘得一干二净。永义在网上用“孤独鸽”这个笔名,据说名字来自美国著名作家拉里·麦克默特里的小说《孤独鸽》,望文生义的话,有“孤独地飞翔”的意味,但其人却早早地在一个小城里,教书,写作。早早地,娶妻,生子。所以“飞翔”是一种理想,永义多少心存这份理想,他不巧成为一个文学与生活的“骑墙客”,墙的一边是琐碎而庸常的生活,而另一边则是他的“文学世界”,他以书为“墙”,那面墙也是他的盾,它把外面世界的喧嚣与躁动皆挡在外面,使它可以拥有两种不同的“世界”。
 而文学与生活的交界在他那总是暧昧不清的,我们有时并不清楚是“阅读”进入他的“生活”,还是“生活”进入他的“阅读”,在所有的小说里,我们几乎能清一色地看到他的“阅读史”,他喜爱在一篇小说的前面加上几句书卷气的话:
......

airp 发表于 2005-12-06 12:55 | | 分类:品质生活 | 评论: 4 | 浏览:21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0-21 星期五(Friday) 晴


 蝶之舞

 ——写给多年前老药铺里的姑娘


 从前,我们村,有个老药铺。老药铺,很老了。拦门横着三尺长的尺型柜台,台面磨光,黑漆上油,乌亮乌亮的。由于老字号,这里每件东西都是有来历的,舂药用的滑溜溜的石捣子,称药的金星细杆秤,盛药的黑抽屉,碎药的脚动石碾子,象牙骨做的火罐子,还有那位整天抱着药罐子过活的老掌柜。听说这店打开张来,就少东西,不是丢了土参,就是少了鹿茸。掌柜于是学精明了,店里的伙计歇了活,须搜了身,方能走。然而,药铺里的药还是天天少下去,后来才知道,原来机灵的伙计把药片裹成小包,含在嘴里带出去了。可能是口含的药性太杂,偷的次数又多,终于起了不良反应,干了很多年的手下,眉毛都开始脱落,剩下光秃秃的眉梢。这种人走到街上,总要低着个头,带着孩子且有掌故的老人家看到,就会悄悄对孩童说道:“看,那个家伙准是偷吃了东家不少土参,要不,怎会掉眉毛呢?”掉了眉毛的人总是见不得光的,无......

airp 发表于 2005-10-21 10:3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20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2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