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生命是从容的

自由的生命是从容的
闻其声,群狮在窝里颤抖


2006-6-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九 明天太阳将依旧升起





到单位去处理了一下手头的事情。又在食堂吃了饭。然后去找玉华。
玉华是电视台的,去年,她刚搬了家,从前电视台80平米的福利房,她只花了四万块钱,还是挤破脑袋才分到的。
她如今住在一个高级小区里,有物业、有喷泉、有电梯、有中央空调,买的时候每平方米将近5000块钱,180个平方米,玉华说,这180个平方米,是要用大半辈子来赚的,这辈子,也不指望能再买第三套房子了。
 我来找玉华,是为了小遇。玉华是老嘉兴人,有些有权势的朋友,像上次吃饭的那个梁总,就是其中之一。从小镇回来之后,我一直很为小遇的状态担心,希望玉华能在嘉兴市里为她找个好一点的工作,从那个封闭的环境里走出来,对她也许是个好事。
玉华的新家整洁舒适,一进门是一棵高大的橘子树,红木地板上铺着羊毛块毯,那地毯上满是大而饱满的花朵,踩在上面,犹如陷身花海。客厅很宽敞,墨绿色扶手的旋转楼梯通向阁楼。她的每个屋子都是深浅不同的绿色系,绿色是端庄、沉静、而又有生命力的,一如玉华这个人。她喜欢油画,走廊,墙壁上都挂满了苏联风格的风景画,书房里还堆着十几幅,就在高达三米多的书橱对面。她年轻的时候,从不买衣服首饰,有点钱就去买了自己喜欢的画。
那天我从玉华家里出来的时候,她答应了帮忙。她是一个如此温润、善良的人。
我继续过着温吞水一样的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中,如果你不想像那位先生一样,发疯然后死去,就必须要学会克制自己,学会过温吞水一样的生活,在喜怒哀乐浮现之前,把它们压制下去。因为这是一个“内敛有余而开拓不够、精致有余而大气不足,人文环境张力不够,人文关怀相对薄弱”的城市。呵呵。
回到家里,已是下午了,一夜未睡,毫无倦意。又听了一会儿丝竹乐,然后是二胡,我想起小遇对我说 ,那位先生在黄昏拉着二胡唱着“白水之上,白水之下,火焰闪烁,蜻蜓飞翔……”。想着想着,那节奏恍惚就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看到一张胡子拉茬的脸,在空气中若隐若现,他的身后是他阿爹阿妈留下来的旧房子,他站在破旧的木门前,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自己写的,小时侯,在我们乡下,人们说,‘蜻蜓是上帝的小拇指。”
……
 蜻蜓飞舞,睡意如潮水一样涌来,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我要好好睡上一觉,直到明天的太阳升得很高很高。


十 神龟与上帝在传奇中生存

 看了一本《唐宋传奇》。
其中有一篇关于嘉林居士的故事,开篇便说,“张平先生,江南人也。”而那位来拜访张平先生,论《周易》《老子》的客人,最后化龟而去,自称嘉林居士。关于嘉林,在《史记*鬼策列传》中曾提及:“有神龟在江南嘉林中。”因此嘉林意指神龟。此“嘉”与嘉兴有无关系,我不得而知。
《庄子*秋水》中还说,龟是宁在泥水中摇尾苟活,也不愿死后自己的甲壳被供奉。这是一派隐士的作风。
传奇中的神龟存在与否,我不得而知,上帝的存在与否,我不得而知。
然而,宋大罡,玉华、小遇们是存在着的。
而蜻蜓,作为上帝的小拇指,也是存在着的,我在昨天的水面上,还看见过。





......

眉尔 发表于 2006-06-14 11:36 | 分类:嘉兴日记 | 评论: 8 | 浏览:946



2006-6-10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说树


 水杉,是一种落叶乔木。我们家的门口栽有两棵。


 一株有二十米高,另一株稍矮一点。
 据说,高的那一株在1993年的时候,无缘无故地,主干从距枝头两米处断折了,它就那么一夜之间断折了。就像一个人,突然无端地厌倦了。而我们周遭的人,并不晓得他有过失恋、失业之类,在大家看来值得厌倦的原因。
 过了一年,这株水杉的枝头又萌发了生机,十二年后的今天,无论是站在树下,还是从我书房的窗口望出去,这株水杉都很生机勃勃,但仔细地观察,确能看出断枝再发的痕迹。

 关于树的故事,还有一个,从前,在乡下,香樟树是非常贵重的,很少看得到香樟树苗。有兄弟两个,偶然挖到了一棵香樟树的根,兄弟俩很高兴,回去将树根晾干了,要请木匠师傅打两口香樟木的箱子,留着结婚用。弟弟的对象是自己喜欢的人,哥哥则相反。
兄弟俩一个欢喜,一个忧愁。

 香樟木箱子如期地漆好干透了,两个人都照原定的日子结了婚。

 这是一个简单得像诗歌一样的故事,当然它还有后来.不过我以为,以这一段最精彩。

 树是有灵的,有个倪匡曾写过很多关于树的故事,或者是人的灵魂进入树中,或者是树年久成灵,剖开树干,里面赫然是一段人形木心,栩栩如生。
 倪匡的故事,当然离现实有点距离。但他的想法很有意思。
 我不知道,水杉,或者香樟,当他们自行折断或者被雷电劈断、被斧子砍断的时候,会不会痛?而当它们被作成家具,做成贵重或便宜的碗橱、衣柜、船板时,它们的生命,算是死去了,还是与人类肌肤相接地继续活着,如果活着,对于改变了它们生命形式的力量,它们是仇恨还是安然?

 我有一个朋友叫家春,他喜欢喝夜酒,几次喝夜酒,他反复对另外一个画画的朋友说,“你不是会画画吗?你能画一张画,让凳子和桌子开花吗?”
 我想,他说的不是在桌子上摆一个花盆,或者像解构主义的绘画,把......

眉尔 发表于 2006-06-10 15:05 | 分类:山上的少年 | 评论: 6 | 浏览:941



2006-5-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大象与她的青蛙们

一个女人说她正在学英语,最喜欢用的词是淫秽。她是一头濒临发疯的大象了,以自己的方式在受罪。

昏昏暗暗的时辰。靛青色,水平如镜,树木在闪光、在融化。铁轨在若蜘蛛色落进运河里了,我和这个女人,坐在F城一个小酒吧的窗边,晚饭吃的是肚里填了栗子的金黄色的烤鸡,我们的胃口很好,我们还年轻,两张脸像塔夫绸般光滑,
现在,我们坐在酒吧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着自上次分别以来的事情.大象说,上个星期刚和前男友去湖边露营,那天晚上,他不停地说话,大象一个字也没有听见,因为他很棒,当时她爱他,还愿意去死。早上起来,她把避孕套揣在旅行包里,进城后扔进了遇见的第一个垃圾箱里。欢爱过后随之厌倦,全然没有爱情。可爱情究竟是朱红、橘黄、淡紫或者青鱼色、日冕色、铜绿色、奶酪色?也许它的色彩只存在于想象之中的丛林里。走出这个丛林,它立刻黯然失色。
酒吧的东南角落里,一个男人端着相机胡乱地拍照,照出深浅不同的黑色。他面前摆着葡萄酒和鱼子酱,还有一张白纸,上面的字是用棕色墨水,蓝墨水,红墨水写的。
镜头晃来黄去,定格在我对面的“大象”身上,大象做了个禁止拍照的手势,绷着脸一副严肃的样子,忽然又哈哈地笑起来。他索性拿掉了相机,看着她,然后走了过来。我对大象说,他看上去还不错,就是胡子有几天没剃了。奶牛不置可否地笑笑,握住男人伸过来的手,漫漫随音乐挪动着双脚。感人的慢节奏奏......

眉尔 发表于 2006-05-24 12:53 | 分类:找不着米的母鸡 | 评论: 9 | 浏览:1060



2006-5-19 星期五(Friday) 晴
不與過路人簽契約




  昭說,凡事總有來和去。去年才做的湘绣連衣裙是這樣,不知道哪一天,舊了破了,被擱置在櫃子角落乃至淪落為垃圾化成灰燼。才發生轟轟烈烈的感情也總不外如此。






 我是一個小氣的人,
 對事情的“來”和“去”都耿耿于懷。每次搬家,總要在空屋子里逡巡半天,生怕漏了些什么。十年八年前的衣服也要帶在身邊。只是再怎么小心也要漏下的———那些長久生活留下來的氣息,是帶不走的。在反手帶上門的一剎那,便知道,自己的一部分被關在了里面,縱然不舍得,也永遠地隔著一扇門了。

 因此,我不喜歡搬家,包括感情上的遷移。同居像租房,結婚便是買房子了。先租后買的也有,但大部分時候,租上年兒半載,因為各種原因,便另覓別處了。買房子呢,穩定率較高,卻也不一定是一生一世。房子移手,契約簽字,“砰”的一聲,門關上了,雖說不上天人永隔,但你絕不可能再在下班后本能地走近這門口,用那鑰匙開門換拖鞋了。因此,對于我這種患得患失,搬個家也要痛心半天的人,要實施起“同居”或“結婚”來,總是有點如履薄冰。只恨不得一次契約就寫定了一生,哪怕破屋一間,安安心心地住到老,不必擔心倉皇搬家的時候,漏了身體的不知哪一部分。我很害怕,當我老了,看著眼前,明知道自己的某一部分就在空氣中的某一處,然而因為有一扇門關上了,卻不能找回來。這樣殘缺的痛苦尤勝于斷肢。因此,我堅決不與過路的似是而非的人貿然簽定住房契約。

 昭卻不是這樣前思后想的人,人生于她,不過是“目送飛鴻,手揮五弦”。上個月,我正在廚房熬小米花生大棗粥,昭從法蘭克福打來電話,說買了一輛二手的黑色寶馬。“這下存折里的錢快沒了,可我真的很喜歡它,不買下來我會死的!”“那你吃什么?啃車燈喝汽油?”“跟一個德奧混血的男人住在一起,我們開車去荷蘭吃海鮮哪!他還有一間大公寓!”

 我不知道說什么,只好問昭愛不愛他,電話那邊沉默了三秒鐘,線路......

眉尔 发表于 2006-05-19 20:50 | 分类:找不着米的母鸡 | 评论: 2 | 浏览:1030



2006-5-19 星期五(Friday) 晴
白雲與我都看見

 20
  我在城里轉來轉去,從挂著蕾絲窗簾、擺著鮮花和娃娃的窗下走過。

  商店櫥窗里的模特總是沒有五官,戴著白色的假發。在這個三國交界處的小城里,在這些即將凋零的蜘蛛網一樣的街道上,我低著頭,走在一群國籍不明的人中間。

  大部分時間都在下雨,今天也是。我在一個公寓的門洞里躲雨。很狹窄的地方,左邊牆上有十幾個白漆鐵皮信箱。每個信箱的右上角都貼著主人的名字。寫著“米歇爾”的那個被塞滿了廣告紙片,最外面一張紅色的看上去馬上要掉出來了。我彎下腰,歪著腦袋看過去,是一張連鎖超市的減價品目錄,有吸塵器、洗發水、用來煎烤的肉排,圖文并茂。

  不知過了多久,我把眼睛從那塊紅白相間的肉排上挪開。漫漫雨光里,一個沒有打傘的男人從馬路對面走過來,不太年輕了,穿著老式的黑皮鞋,步伐莊重。他似乎根本感覺不到雨淋在身上,沒有絲毫慌張,我不由得心生敬慕。

  雨停了,雲淡風輕。

  剛才的那場雨,已經迅速消失在城市的記憶深處。

  在一個加油站里,我買了一個三明治,邊走邊咬。精神不振的人呢,一旦張口吃東西,往往會振奮一些。我的思緒開始活躍。想起去年騎著自行車在北京的胡同里瞎竄,肚子餓了老喜歡往前門的“天興居”那兒去,那里的炒肝是最正宗的。兩塊錢一份炒肝,都是熱乎的,包子一塊五二兩。五塊錢就能吃飽了。還有西安的仿唐菜,配著灰灰菜的辣面皮……

  吃完三明治,繼續疲憊懶懶地前行。穿過一條安靜的小街,一片小樹林,一個養羊的小牧場。

  在快到高速公路口的電話亭里,我捏著口袋里的硬幣,揣摩著該給誰打個電話?海青、小遇,還是正在非洲的敏敏?我想要告訴他們,剛生完一場病,躺了幾個星期后爬起來,突然覺得自己很脆弱嗎?告訴他們我不想再堅強下去,只想在每天早上,騎一條白色的大狗,抱著糖果和書本去上學嗎?

  出了電話亭,踏上回城的路,天空澄澈透明。風在公路的盡頭扯著白......

眉尔 发表于 2006-05-19 20:39 | 分类:找不着米的母鸡 | 评论: 0 | 浏览:809



2006-5-12 星期五(Friday) 晴
此时,此地,此城


嘉兴人居


 我在2005年夏天来到了嘉兴,快一年了。一直没有写过嘉兴以及自己的生活。我开始写日记,是在我觉得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快被遗忘的时候。只有在你快要遗忘的时候,才开始真正地记得。
......

眉尔 发表于 2006-05-12 16:04 | 分类:嘉兴日记 | 评论: 2 | 浏览:964



2006-5-12 星期五(Friday) 晴
第二日 人世间的无聊,常常只因为煞有介事




 有个朋友从山东坐飞机到上海,从上海徐家汇车站坐大巴来到嘉兴。来看我。

头朝下的,我的朋友


 在他的心目中,我是一个往来与古代与现代之间、衣着行为不循常理的“战士”。当我穿着一件六十块钱的外贸蓝格子外套,三十块钱的牛仔裤,头发蓬乱地出现在他面前。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吃惊。
 在添美食吃过黄刺鱼、臭豆腐、霉干菜烧肉,我们乘出租车来到南湖,湖面的船上挂着许多红灯笼,薄云天,一切都是明亮的灰色。南湖边有一些老房子,我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建的。
 接下来,我让司机在城里乱转,我们从车窗里走马观花看嘉兴。从南湖到体育馆、市政广场、绿溪玫瑰园、梅湾街、江南大厦、建国路、嘉禾北京城,然后又转回来,走中山路、城南路,一路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房子和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

眉尔 发表于 2006-05-12 15:54 | 分类:嘉兴日记 | 评论: 5 | 浏览:1074



2006-5-12 星期五(Friday) 晴
第三日 找不到那块门牌了




 塘汇的秋迳桥曾经是一条辉煌的街市,南来北往的人,尤其是栖真、油车港的乡下人,从二十里以外的乡村赶到嘉兴城里,那是一条必经之路。
 窄窄的街,热闹的茶馆,两边是悠闲自得的秋迳桥人。穿着体面的衣衫,生着煤炉,在河边洗着一条鱼,或者衣服。路过的人,都由衷地生出几分羡慕。
 2006年的二月中旬,我站在塘汇的秋迳桥弄口,看到的完全不是以上的景象。我看到的,一片让我惊心动魄的景象。街景,街景,如此的街景:

 已经没有区号、门牌
 荒芜得没有血腥味
 沉默得像被上帝杀死的羔羊
 残垣断壁、坑坑洼洼
 只留下残缺的废墟

 现在 我依然能看到
 窜出的火石留在墙壁的痕迹
 像醉鬼一样帖在墙上

 就是这样的一条街,然而里面有人,很多人。他们在这里吃饭、睡觉、做他们的人生,他们坚强地生存,上帝都看到了。
 我立在塘汇的秋迳桥弄口,身......

眉尔 发表于 2006-05-12 15:43 | 分类:嘉兴日记 | 评论: 6 | 浏览:946



2006-5-12 星期五(Friday) 晴
第四日 生活在旧工厂与别墅之间



 机器工业的兴起,使手工业衰落,但是我们情感中的最基本的要素,并没有增加,似乎也没减少,就像楼可以盖得越来高,人的身体却没有成比例增加。

 这曾经是一个旧工厂,现在是一个朋友的画室,天花板离地面足有十二米,我站在天窗投下的黄昏余辉里,犹如登上幽州古台的陈子昂,只差没掉下眼泪来。如此地激动,以致于一瞬间认为抛弃过去和未来,实在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画室的地板很陈旧,几幅抽象画凌乱地搁置其上,墙面的涂料也剥落近半,老式的窗户,窗框的颜色……是绿的。西南角落的木箱上有一只黑色笨重的索尼收音机,打开开关居然有保罗西蒙与加芬克尔的歌声流淌出来,歌名是“59条街道桥梁之歌”。
 我枯坐在高大空旷的老房子天窗下,有一些东西在暮色里若隐若现,象往常一样,在我触及之前它们就消失无踪。
 我的朋友叫昭,她另外还有一座房子......

眉尔 发表于 2006-05-12 15:27 | 分类:嘉兴日记 | 评论: 0 | 浏览:851



2006-4-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眉尔 发表于 2006-04-26 06:5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86



  页码:2/-4     本站域名:http://mrmrmrmr.blog.tianya.cn/

首页|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7-1 ( 1 )
·2006-8 ( 2 )
·2006-7 ( 6 )
·2006-6 ( 3 )
·2006-5 ( 7 )
·2006-4 ( 9 )
·2006-3 ( 8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0539 次
日志:-45篇
评论:103 个
留言:14 个
建站时间:2006-3-12
博客成员
平行横线 普通成员
玄冰烈火酒 普通成员
天河渔民 高级成员
眉尔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