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永基的博客
陆永基的博客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34789 次
  • 日志: -61篇
  • 评论: 744 个
  • 留言: 35 个
  • 建站时间: 2006-9-21
博客成员


夜含一枚生果/ 青涩晕染 / 玻璃的尖利/ 慌乱了蝙蝠的爪痕/ 扒一下炉膛/ 红发的精灵发出笑声/ 别开口好吗/ 我在和你对话
2007-5-11 星期五(Friday) 晴




猫眼里巷弄人家经常有房东房西。房东就是房主,房西就是房客。
三坊里人家没有,灰沟浜也没有。三坊里人家没有是因为都大来大去惯的,要么房子卖掉,要么房子独住,弄几个房客进来乱窜是很塌门面的事情;而灰沟浜人家都是草棚棚,根本没有做房东的资格,谁要肯去做房客那还不如用芦席卷个滚地笼来得便当些。巷弄人家小来小去的居多但资格倒是有的,这样就有房东房西了。道理是房西是必须按月向房东付房租的,尽管只三元五元十元八元的,但贴补家用还是非常用得着的。
留声巷的秋秋家就是鸿楚家的房西。自然,鸿楚家是秋秋家的房东了。
鸿楚家姓潘。秋秋家姓沈。
鸿楚家做房东是很有资格的,因为鸿楚家房子是幢带阁两层楼,除了起坐、灶间和明堂(天井),搭阁不算大小房间也有三只。鸿楚一家几口人宽裕些住,两......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5-11 08:44 | 正常 | 分类:小说说小 | 评论: 113 | 浏览:147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4-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
苍白的书在寻找文字
迷路的眼等待主人
能把你屋子驮过来吗
锈蚀门楣、窗棂和翘檐,颓墙上
月光缠绕枯藤
躺下来吧,将皱纹睡成甘草
野狗吠落一地秋果
转进去做核
梦一瓣沉睡的嫩芽



《我流泪击缶唱歌》

我喝醉了就要流泪
就击缶唱歌
别为我羞惭呀 兄弟
不要难过
我喝醉了就要流泪
就击缶唱歌
唱五月的杨柳吧
五月杨柳的摇曳 婀娜的摇曳呀
绿色的雨丝风斜着飘洒
茂盛了清明垒起的新土
唱八月吧 唱九月
我击缶唱歌
我流泪着击钵唱歌呀
我一喝醉就击缶唱歌
......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4-26 09:2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1 | 浏览:69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4-15 星期日(Sunday) 晴


 睦亲坊薛家的正门一般是不开的。
薛家的正门也实在是太重了,半尺厚的缅木又满覆铜皮不算两只虎头门环就起码有千把斤重了,加上门枢有点生锈,没有两个壮汉子合力是很难开启的,更何况门槛又那么高巍,个子矮些的一条腿过去了,底裆很可能要被顶痛,这样就不方便了。所以薛府的正门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大事情,就不开启了。它开启边门,反正边门也很考究的,门场、门阶、门槛一应俱全,任何人进出都不会有什么猥琐的感觉。老爷薛之敬也常常从这里走进走出。但也有没有什么重大事情而正门大开的时候,那就是说大房间太太出来了或者要进去了。
 大房间太太出来了或者进去了,是一定要正门大开的。

 薛家大房间太太就是薛子敬的太太,姓成,单名一个渊字。意思大概是取孟子“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的涵义。这名字和她的父亲成无垢的大心胸是很有关系的。成无垢是前清举子,有很长的胡子和青白的面孔。这样的胡子和面孔一般来说是很有才学的,事实上他也确实很有才学。那年受恩师张太阁士提掖本来要缺补翰林院编撰赐南苑内庭行走的。行走是极高的规格,意思是可以在偏宫南苑......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4-15 19:02 | 正常 | 分类:小说说小 | 评论: 30 | 浏览:68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4-9 星期一(Monday) 晴

出火车站,过大洋桥,左侧循运河岸走,经睦亲坊、进士坊,右折听雨巷、伺棋巷尽底拐鹤鸣弄,进拐石皮弄,见一漏口出,豁然开朗便能见一棵树,一棵很大很大的老树。
有人说它近百年了,有人说它数百年了,还有人说它上千年了。
老树那么老了,还会得开花,开那种蓝白莹莹的小花,累累摞摞葡萄串似的小花。后来它居然又开红花了,星星点点,隐在高高的叶簇里,红得火苗子似的。大家很惊奇,有大胆的便搭梯子爬上去看竟是石榴花,小臂粗的树干弯曲着扎在老树半中的一只树洞里。
老树还开过黄花,在另一个小树洞里伸凌着开,朵儿大大的花瓢却很薄,内里的花芯嫩得像一束水丝,但只一天就谢了。它是令箭荷花,属仙人掌一类。令箭荷花后来被人挖了去装在家里的瓶子里,这样老树就不开黄花了。
老树好看且持久的还是树叶,那么广大又密集的树叶,树叶呈鹅卵状,叶脉不很清晰却覆着一层油光,太阳正照时亮闪闪的像满挂的玉片,放霞了它又汇融成一蓬橙色的彩云。阴湿天气树叶的浓绿显得很深幽,森森然有一股逼人的凉气。
老树还有苔藓,一般都生在面东一侧的树枝上,密密茂茂,像着了绒衫。
老树的树干不好看。尽管那么粗壮但树皮斑裂着,有的还剥落下来,看着像一块被钉耙扒拉下过的干涸的老田。
......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4-09 00:45 | 正常 | 分类:小说说小 | 评论: 31 | 浏览:70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4-7 星期六(Saturday) 晴



袒露,彻底的袒露是艺术的盛宴——成其玉律的是居住塞纳河畔的一个家伙,现在骄傲的却是一位骑扫把的了。南海的椰林或许会掀起波澜,因为风啸而过的还有那阵著名的的“啊哈啊哈啊哈哈”。
坦白说,《与你相望》,我是第三章节后才开始真正认真拜读的。此前那个自称女巫的家伙已经撒尽了大功必成的得瑟与娇蛮,正倦慵又亢奋状接受一群同性的夸奖、激赏、爱抚与惯宠。沈阳女才子米奇甚至尝试着穿林海跨雪原直趋五指山下与她来一腿,而光头纳粹则摆出了独占花魁绝不相让的架势。参与的还有兰质慧心、言子、红袖酥手、也了、塞-壬、项丽敏 、执着的蓝、风君无幽。。。。。。而久违了月湾儿里的笑大概也准备在那里展示久违了的舞舞舞了。
对女人的狂欢评头论足其实是不大好的,就如厚道的子青诚挚着居然受到探头探脑的揶揄,而俊逸的青原除了知趣着支吾也莫敢多言。笔者之所以甘冒不韪完全是受了一个蛊惑。据说那会是个备受嫉妒的大荣耀,就像颁出了众目觊觎的大十字金星蓝绶大勋章。我现在必须准备好礼服,同时还得戴上尽可能结实的头盔。
女人身体的奥秘历来是男性的斯芬克斯之旅,虽然女性也有自己......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4-07 00:50 | 正常 | 分类:碎言拼凑 | 评论: 29 | 浏览:62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4-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小小风》
悄悄从隙缝进来
它多么冷呀 身上沾着雪花
赶紧关紧了窗子 再将厚帘拉上
给它一个暖袋
又冲了一杯热茶
谁知道它那么调皮
转眼就不见影啦


《牵牛花生气地望着蜜蜂》
歌儿也给你采走啦
自己没有喇叭
嗡嗡嗡 嗡嗡嗡
还到处乱唱


《影子》
哼 真不够朋友
亮堂堂的时候
总跟着我
灰蒙蒙的天气
就看不见了人


《妈妈说我十八变》
......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4-04 09:14 | 正常 | 分类:无忧手谈 | 评论: 29 | 浏览:59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父亲 您儿子头颅终于有了触地的理由
着它高昂着堂正 高昂着勤勉 高昂着善待一切
此刻总该让它歇息了吧 父亲
允它伏拜吧 允它卑微 谄媚
允它尽享这人世恭顺的快乐
还有膝盖 那直挺了整整365天的膝盖
没见一路履来的血痕吗
一路风雨敲击铮铮胸骨的声响
验收吧 父亲 这份通行证没有半点掺假
您得笑一笑了

总是抱怨您的嘱咐
苛刻的嘱咐啊
您该知道指向的是毋庸置疑的磨难
这人世最为拙笨的恪守
如今您安息了 花草陪伴着
您儿子却还得重新上路
践行您嘱咐的苛刻
我也会累的 父亲 我也会撒赖
到时候我会不顾不管躺您身边
抢您的烟抽
学您发意味深藏的微笑



......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3-29 16:53 | 正常 | 分类:碎言拼凑 | 评论: 48 | 浏览:649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23 星期五(Friday) 晴
阿西是一条狗,一条十分雄壮的雄狗。
阿西这条大雄狗猫眼里人一般是不会去注意的,后来卖鱼黄三死了,才去注意它。
它没有主人了。原先与黄三姘居的一个乡下女人不要阿西,她自己也回到了乡下去。这样阿西就只能在猫眼里到处乱窜,成了一条野狗。
阿西刚做野狗的时候并不以为自己是一条野狗。它还颠颠地跑到灰沟浜口头趴着,因为以往黄三卖鱼回来总是挑着鱼篓子从这里经过的。它候着迎上去,黄三便十分开心,就拍拍它的头。这样阿西就乘机乱跳一阵,将尾巴摇得拨浪鼓似的。然后跟着黄三一路走回来。黄三是那么穷困的一个烂老头了,平时谁看都觉得可怜,但因为有阿西这么条大雄狗雄纠纠地跟去走,那样子就有了 点幸福的意思。
黄三是因为吃了一条河豚死掉的。黄三去网船上贩鱼的时候,那条河豚一直气鼓鼓地用小眼珠瞪他,还朝他发“哈哧”的声音。黄三很生气,回来就吃它了。谁知一吃自己倒反而死掉了。
黄三死掉后那乡下女人也操办了一些简单的丧事,出棺材做道场之类。阿西不懂。阿西看黄三那么有模有样地躺着又被人抬出去还以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便欢蹦乱跳着跟着凑趣,不料被那乡下女人狠踢了几脚。......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3-19 00:41 | 正常 | 分类:小说说小 | 评论: 49 | 浏览:74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18 星期日(Sunday) 晴


一直听说猫眼里要拆,我是相信的,现在的人什么都敢拆,何况猫眼里呢?后来听说猫眼里拆掉了,我却不相信了:猫眼里怎么会说拆就能拆掉了呢?在我感觉里,猫眼里该是一个怎么拆都不能真正拆得掉的地方,就像世界,经常有人拆世界,世界真的就能被拆掉了么?这当然是夸张的意思,实际的意思是:猫眼里于我该是一个非常广阔又深厚的地方,它的物事简直是无穷无尽的。它似乎什么都能拥有也什么都拥有着。它甚至可以被冠之以家乡的名称。谁听说过能把一个家乡给拆掉了的呢?
然而,猫眼里真的是被拆掉了。我赶去看的时候,猫眼里已成了一片白晃晃的空地,原因是这里要建一个广场,一个有些花坛喷泉雕塑之类的文化广场和一个体育馆。
我当时是非常惊诧的,因为之前虽也听说这样的规划,心里却想一个广场一个体育馆怎么就能把猫眼里给用掉了呢?事实上它居然真的像是要被用掉了的样子:展眼看看,它一点都不大,拍壮了胆子想象也不过一只中型飞机场大小且四周还没有飞机场那样纵深的背景。
我的失落感和受骗感几乎是同时产生的。我甚至有一种被挖了根脉的虚空。我自以为深厚又广博附系的这个地方竟然只是这么一个不大的东西。我想我是应当悲哀了。
后来我又不悲哀了。我不悲哀是因为家里一只养睡莲的砂缸漏水了。漏得厉害。发现的时候,我曾倾入的半桶水已经完全漏光。睡莲缸有水的时候,是一个生动的世界。你沉......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3-18 21:32 | 正常 | 分类:小说说小 | 评论: 30 | 浏览:62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12 星期一(Monday) 晴


张爱玲.

上海总是时尚着,即使弥漫的声色是那么的糜烂、低贱和恬不知耻。
沉寂已成为尊严的选择,尊严已成为覆着厚雪的坟茔,连绵着,白茫茫一片。
她却蹦蹦跳跳地来了,带着朝霞的绚丽,带着火苗的摇曳,带着罂粟的烂漫、绚丽和藏匿的毒果。
她夸张着自己的欢喜,因为依持着年轻。她无所顾忌地顾盼溢彩,搔首弄姿,同时扮出逼真的困惑作为盾牌。
她是腐木上绽出的一朵菌菇,封醰里漏出的一滴浆液,禁锢而朽败的老屋里窜出的一只小鼠。
如此,她总是嗜癖着新鲜和摩登;如此,她总是裹挟着神秘和幽古,如此,她稍一动弹便会抖落出让人晕眩的奇妙。
她泻出了那么多美轮美奂的文字,但她是懒惰的。她始终漫不经心,就如启瓶的香水,所有的芬芳都是任由的挥发。
所以,她有足够的精力别出心裁;所以,她有能足够的余暇花枝招展;所以,她有足够的兴致装神弄鬼。
她或许也想有些辛劳的作为,事实上她真的辛劳了。她扭起了秧歌,用穿惯了妖冶旗袍的腰肢,叮当的佩饰在赤地的阳光下丑陋着。
她觉得玩不好,而且也不好玩,这样她就不玩了。
她什么都不想玩了,以至让书桌也另请高就了。
新鲜和时尚也会老旧,因为目光和心灵也会老旧。
“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她的慨叹是一......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7-03-12 07:53 | 正常 | 分类:碎言拼凑 | 评论: 57 | 浏览:68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前不久有采访问:感觉上,纸质媒体文学与网络媒体文学有什么区别。想了一下,便作了如是回答:感觉上,纸质媒体文学像花园,网络媒体文学像原野。花园里会有参天大树、奇花异木抑或衰杨败柳,但都经由特定的理性与审美的鉴定与抚摸。原野则不是,原野所呈示是驳杂,是斑斓,是高雅与粗俗的共欢,是幽兰与稗草的杂陈,是生命未经修正的舒展,是情感不加笼头的恣肆。它所存在的唯一前提便是内心对文字的呼唤抑或文字对内心的娇宠。
《才华埋没与理想浪费》是杨沐丰富而厚实的博文里一篇并不很起眼的对话录。这位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步入文学的才华出众的女作家显然有着对文学很深衷的情结。我们甚至无需领略那部洋洋50万言的长篇《ZC》便能感知她抱负的志向与追求,便能感知她对文学所倾注的热望与失望。偏颇是无疑的,而文学的偏颇又是那么的必然与必须。我们不必深究她对索尔仁尼琴、菩鲁斯特、昆德拉等等人物的好恶及其理由,从中至少可以强烈地感受作为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作家,一个以思维与情绪存身的文学生物理应具备的独立与傲持。
莫大可很年轻,而且似乎也并没将文学作为人生的主要标的。然而,他的对文学以及与文学相关范畴的踏勘与探索却是......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6-12-30 15:31 | 正常 | 分类:碎言拼凑 | 评论: 91 | 浏览:63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青原:
认真看了你两篇大作,一篇《尖叫》,另一篇《鹤园弄》。看你的文章并愿意提些不成熟的意见,原因无非有二,一,你资质非凡,二,你的诚恳。
作为小说,《尖叫》的优点在于感觉描绘的细腻,在于语言的活泛和意象的斑斓。尤其让我喜欢的是你对话的睿智以及对隐藏意味的挖掘。不足是选材与视角不够独特。一青年男子出于生存窘迫委身世俗富婆而同时又始终不舍真情恋人,这样的素材尽管没出新,但还不是最要害的,最要害的是文本是否提供了读者对此类已有表现的东西(包括文学的叙述)非同一般的感受与审视的前提。作为创作(我仅仅是指狭义创作,而不是泛指任何文字的玩票与游戏)都有一个创新的参照,而文学的创作尤其需要非共识与非共性,这就是说,不管某种文学的存在多么好,多么契合你的性气与审美,只要它已经存在了,在你的文学表现上就得回避,就得迥异,甚至反道,这要成为一种本能。也就是说对任何文学表现的流行要有一种极度的敏感、警惕与拒绝。而往往是,许多流行常常披着雅致脱俗的外衣,带着很矫造的所谓精神贵族的自诩。这就对涉身文学创作的人提出了很苛刻的要求,因为这些雅致与脱俗,这些所谓精神贵族的形式特征常常是那么的......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6-12-23 21:54 | 正常 | 分类:碎言拼凑 | 评论: 26 | 浏览:54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17 星期日(Sunday) 晴
关于洪峰乞讨事件看法如下
如果去除作家头衔,仅就事情本身来说,这不过是很凡常的个人与单位一些涉于生计待遇的纠葛。此类纠葛,在中国不知每天会发生多少,许多情节显然都有甚于此。因为是作家了,又因为发表过什么,于是就有媒体追逐,就有义愤出现,就有感慨抒发。
作家不过一种职业名目,就像修脚匠和面点师一样。正常人不会因为在包子里吃了一根猪毛而泄愤所有的面点师,也不会因为曾挖过一个好鸡眼见操脚刀的就忙不迭脱了鞋将光脚丫子伸过去。这就是说,洪峰是作家,但作家不就是洪峰。因了洪峰跑大街上乞讨就悲叹或窃喜作家都怎么怎么了是很幼稚的概念偷换,明白人毋庸赘述。
同情洪峰的处境,却不赞成洪峰的作为,尤其不赞成将作家头衔(甚至罗列种种文学成绩)昭彰街市的做法。深究起来,似乎有些撒娇心理,有一种与真正作家该有的人格尊严与切实的平民情怀相悖的东西。(事实上洪峰本人可能当时并无意识,而只......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6-12-17 08:59 | 正常 | 分类:碎言拼凑 | 评论: 33 | 浏览:56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湟水清凉凉的,洗过了身上却有点燥。花儿不想就穿上褂子了,在滩边拣了块树荫躺了下来。树荫不大也很单薄,那树冠子稀稀拉拉就几根枝桠和一些叶子,远远瞅着像把破伞,掩不住个啥的。但不会有人远远瞅着的。“千里高塬呀格一溜儿黄哩,风刮那个呀岗子呀没得个人哩”——湟里的花儿就是这样唱的。还有“草尖儿黄黄哩焉着个头,落下只雀儿呀格找不到了伴哩”。都是说这里贫瘠荒凉渺无人迹。这样花儿在树荫下就躺得踏实了。
日头软了下来,草尖儿有风浮动着,让人触着痒嗖嗖的。花儿正是敏感的年龄,又光裸着,就觉着身子有些发酥,眼皮合上了。
这是个野杂的岗子,闭得很,除了湟水流来流去见得些世面,别的跟花儿一样就知道个日子了。花儿是去年入冬上得这岗子来的。那天花儿和艿妹放牛见路边有人在收树根撅子。原以为是当柴禾烧的,没料到付的竟是百元的大票。当时花儿和艿妹都呆了,一问才知道是药材,叫舄根,只有野杂的岗子才有。那人叫老火,河南人,两个月来一趟湟里,就住镇子上的一个小旅社。老火见花儿上心,便仔细讲解了挖掘舄根的窍坎。花儿听得真真的,第二天就上得了这个岗子。艿妹起先也跟着的,......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6-12-07 11:2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6 | 浏览:76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1

春雨有一搭没一搭下着,很不尽心的样子。草芽儿却被撩拨起来,见个缝就激灵着窜长,苔藓也跟着滋漫,几天的工夫,地皮、砖路、墙根和阴掩的石头都见绿了。桃花原是耐不得寂寞的,乘势抖擞了精神,将一树的花都开了起来。
焉颖肩个挎包撑把花折伞在巷子里走,也不瞅人,也不看路,踩着了个水洼才惊叫一声“促狭呀”,赶紧腾手将裙摆提了,察脚下的鞋溅脏了没有。巷角有个人影说:出师不利当心点呀。焉颖觉得蹊跷,那人影却坏笑着唱起来:“天促狭,地促狭,大家促狭大家玩。”焉颖心里怵着,却还是拿个猫儿眼瞪人,亮老大一个白仁。
正别扭着,忽见一个戴小红绒帽的在朝她挥手:“焉颖焉颖,你怎么这时才来啊。”焉颖定神一看,是珧儿,忙趋过去说:“珧儿珧儿,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呀。”珧儿冷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要来呢。你现在出大名了,响个屁都有人录音刻光碟呢。我本来就好个跟媒人吃喜酒,听说了还不赶紧过来蹭个油呀。”焉颖明白了个大概,笑着将伞移过去撑她又挽她手说:“我来了会不看你吗?听说你正忙着考研哩,怕打搅呀。“珧儿说:“考个屁研呀。我是无聊又懒得见人才编个话搪塞人的,你也真信呀。”说罢仰脸看头上的伞,“这玩意儿怪精巧的。上面画的是罂粟吗?都红得滴血了。”焉颖应道:“是垂丝海棠。不是有‘无波可照底须窥,与柳争娇也学垂’的句么。我看它带点古气才买的。”珧儿撇撇嘴说:“还古气呢,都摩登得妖冶了。不过这色上得真好,许是掺了血朱砂的。”
说着话,巷道就豁开了,一片青砖场袒露着,裂着冰纹,汪着积水,也有草尖子在砖缝里探头,背景却是个热火朝天的工地,竖起的桩管子非常粗壮,几个戴黄盔帽的正爬高着在扎钢筋。珧儿见焉颖脸紧着就笑起来说:“出沧桑感啦。你晚来几个月连这个也见不着了。”焉颖说:“不会吧,这里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么?”珧儿说:“是文物控制单位。控制就是见机行事的意思。这个你不懂吧。”焉赢说:“我是不太懂这个。可要是真把幽云园给拆了,那这閖州城就没趣多了。”珧儿一拍她肩头说:“这话对啦。幽云园多好玩呀,又有文化还能闹鬼,有人刚考证过抱朴子也是这里羽化登仙的呢。前不久出了件怪事,你听说了吧。”焉颖说:“没有呀。我在外面这么多年了,怎么会听说呢。”珧儿一撇嘴说:“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忽一把将焉赢肩上挎包拉下来。焉赢嗔道:“抢劫啊,吓我一跳。”珧儿说:“现成的肥票在跟前还不出手呀。”说罢,提了包突然快几步朝旁边院子喊:“焉赢来啦,都出来迎啊!”焉赢没料到她来这一手,追着掐她胳膊说:“要死要死,你让我出丑呀”!珧儿回脸笑道:“怕什么,好玩么。”

院子是幽云园外院,有几溜儿平房呈U字型座落着,一色的黛瓦粉墙,中间一个大天井,自然都老旧得驳杂了。听了珧儿的喊,几边的房子里还真有几个人探出头的,却都只瞅着珧儿笑并不理会焉赢。倒是身后有人“呀”一声说:“真是焉赢吗,稀客稀客。”焉赢回头一看,是个湿漉漉蒙穿了件塑料雨衣的老头,手里提一网兜萝卜合半棵白菜。她有些发楞,但终于认出是老曲艺团的姜仙笛,忙恭敬着招呼:“姜老师呀您好您好。”姜仙笛将雨衣帽除下了说:“好什么呀。看看,都老成这样啦。你能一下子认出来还真是不容易呢。”焉赢道:“哪里哪里,姜老师就是头发有点多白了,脸上倒比从前还年轻些呢。”,姜仙笛立刻喜了眉眼说:“真是吗?焉赢呀,为你这句话我今天可要好好喝一杯了。”焉赢也笑了,说:“那姜老师今天得喝醉了才对呢。”说着,忽觉脚髁子上有什么东西在热烘烘舔着。正惶悚,一条狮毛狗从她群摆里退出来,仰一张脏兮兮不辨眉眼的乱毛脸。焉赢恶心得不行,忙朝一边躲闪。姜仙笛说:“别怕别怕。我的狗,它是亲热的意思。别人它还不理会呢。”说着便要那狗站起来鞠躬。珧儿早不耐烦了,说:“姜老师,您就别鞠躬了。没见许多人都在等候焉赢吗?”姜仙笛转头望了望便说:“好好好,那就不鞠躬,那就不鞠躬。”那狗已经扎着两只前爪站了起来,忽见焉赢走了便有些发恼,追着吠了好几声。



陆永基66 发表于 2006-10-18 21:58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88 | 浏览:69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4      ↑回到项部